语种
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营业厅
网上营业厅 掌上营业厅
返回顶部
1个人,2条阿拉斯加犬,13年,1.2万平方公里的"无线"守护!
于丹 张丽妍 许海霞 2021-12-29 “中国青年杂志”微信公众号
分享:
   

近日,《中国青年》杂志全媒体推出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系列人物报道——“走近青春答卷人”。中国电信呼伦贝尔分公司莫尔道嘎支局长柴瑞峰作为青年代表被报道。

文章也得到了共青团中央转载

引发了网友的强烈共鸣

一起回顾柴瑞峰的感人事迹:

1个人,2条阿拉斯加犬

穿梭在1.2万平方公里的辖区

进行通信作业、无线守护

这是中国电信“全国劳动模范”

柴瑞峰的工作日常

柴瑞峰,现任中国电信呼伦贝尔分公司莫尔道嘎支局长,是一位您也许经常听说,但从未深入了解的电信人。他每天奔忙在内蒙古大兴安岭原始森林腹地,在莽莽1.2万平方公里,常态化电信运营工作中的几乎所有主要工种:基站维护、电源传输、资源录入、安装维修和市场营销……都由他一人完成,而且一干就是13年。

13年,一个人的林海雪原 

冬日午后3点,日影渐斜,深藏于内蒙古大兴安岭北部原始森林腹地的莫尔道嘎暮色已近。身着军用耐寒作训服、背着工具袋、身旁只有阿拉斯加犬陪伴的柴瑞峰完成了山顶一座基站的检修,雪中跋涉准备前往下一个站点。

维修中的攀爬,高难度动作纯熟的背后,是十几年的磨炼与坚守。

莫尔道嘎在蒙古语中的意思是骏马出征。这片土地草木葱郁,年平均气温在-5℃—-7℃,冬天最冷时曾达到-54℃,年结冰期8个月以上茫茫雪原,身旁的阿拉斯加犬成为了柴瑞峰最忠实的伙伴。

2009年,柴瑞峰入职刚刚成立的莫尔道嘎电信公司,成为这里的第15名员工。15名同事里,只有两名男性。1988年出生的柴瑞峰和年过四十的男同事一起做服务,干维护。 

柴瑞峰的巡线日常

莫尔道嘎镇是一个因林业而聚集的小城。

小镇常住人口原来有四万多人,后因林场改革人口逐渐流出,直至今日常住人口只有五千余人。柴瑞峰的同事多是林业工人家属,也随着这一波浪潮,像按下倒计时一样,很多人纷纷辞职离开。

2016年,中国电信内蒙古呼伦贝尔分公司莫尔道嘎支局只有柴瑞峰一个人了。柴瑞峰成了最后坚守岗位的人。他说:“后面没人了,我不能再走了,因为前面需要我。”于是人迹罕至的密林深处,巡护途中他成了孤胆战士,陪伴他的只有阿拉斯加犬,那人、那车、那狗,身负的是1.2万平方公里广袤的风景。

坚守荒野 ,一场名为“责任”的挑战 

1.2万平方公里的辖区里,柴瑞峰负责54个基站,600多公里的传输线路,4700个电信用户的通信服务保障工作。办公室离镇区最近的基站10公里,最远的400多公里,大部分基站都建在山顶上,那台被柴瑞峰称作“大黄蜂”、陪着他巡检的黄色皮卡车只能开到山脚下,要检查必须徒步攀登上山。

红旗1119基站是林区内一座典型的高山基站,飒爽的名字背后是海拔1119米的高度,柴瑞峰想要到达这里检修就必须沿途走过4公里的山路。林区早晚温差较大,在夏天,柴瑞峰独自上山要顶着暴晒,还要将自己包裹严实,打上绑腿,不能让皮肤裸露在外,防止被当地人称作“草爬子”的蜱虫叮咬,带来“森林脑炎”的患病风险。

柴瑞峰的日常工作

但这样密不透风的装束与柴瑞峰的运动强度显然不适配。到达山顶时,他已汗流浃背,等到故障排除完毕的“下班时间”,未及下山便已近黄昏。山上的雪5月份还未完全融化,这使得未干透的衣服在寒风中一吹就冻成了“铠甲”,冷感钻到骨缝里。有时柴瑞峰要带几十斤的替换设备爬到山顶,水和食物只能携带少许,“下山后两个手直哆嗦,虚脱”。

荒野求生般的工作环境,对于柴瑞峰而言已是常态。

冬季出门巡检,柴瑞峰天不亮就要启程,途中他是不敢休息的,“有的基站要八九个小时才能到,方圆百里没有人家。晚上看不清冰包路况,容易掉下去。”为了应对疲劳,柴瑞峰在U盘中下载了很多“不喜欢的歌”,“听着‘闹挺’,提神。”这种办法也失效时,柴瑞峰就停车用雪搓脸,让自己保持清醒。

“冰包”是冬季原始森林中最常见也最危险的存在。在莫尔道嘎,由于气候原因和林区暖泉比较多,天气一冷,路面就会形成冰包,最大的冰包有10公里长,最高的冰包有两三层楼那么高,有的冰包上面看似很平坦,但是底下全是空的,有流水,中空的结构使车辆行驶在上面时极易发生危险。

柴瑞峰回忆起第一次在冰包上开车时,“紧张呗,轮胎咯吱咯吱响,大冬天手心里全是汗。” 巡检途中,每次遇到较大的冰包存在于悬崖边上,柴瑞峰都会把自己这侧的车门开着,这个在日常行驶中十分危险的动作,却是最后的保命方法——万一不行就跳车逃生。

如此小心,柴瑞峰还是掉进去过几次。 

第一次掉进冰包时,皮卡车被坚硬的冰块卡在半空,水箱和油箱被尖利的冰碴磕漏了,四个轮子只能空转。林子里没有信号,但好在柴瑞峰出门前给对方打过电话,约定了8个小时后没到就拜托对方沿路找一下自己。

柴瑞峰懵在原地十几分钟后,就开始捡树枝“拢火”等待对方救援。在零下40℃的冬天,等待救援的12个小时里,柴瑞峰生了8堆火,没有吃一口东西,“一边消除黑暗和野兽带来的恐惧,一边让自己活动起来,不至于冻僵了。最渴望的是救援人员的一盏灯光。”

每当困于冰包或汽车半路抛锚,柴瑞峰总会拢起火堆等待着救援

在柴瑞峰的朋友圈里,有这样一条记录:“2019年11月4日下午3点58分,开始我的徒步旅行,32公里,历时6小时25分钟……我只记得我还活着,2瓶水,一盒半烟,有灯光的地方才是家。” 

那是柴瑞峰掉进冰包,为了自救徒步时间最久的一次。冬季森林的黑夜,代表着迷路与野兽袭击的危险。为了加快进度,他将御寒的棉袄脱掉扔在路边,原本并不抽烟的人,在恐惧之中一路抽掉一盒半烟。等看到前方护林员驻地小屋的灯光时,柴瑞峰只感觉“腿都不是自己的了”。他至今记得那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感。为了确保柴瑞峰的安全,中国电信呼伦贝尔分公司专门为柴瑞峰配备了一部卫星电话,来保证他能及时向外界求援。

我永远是一名党的通信兵 

“我永远是一名党的通信兵”,这是柴瑞峰无悔的青春誓言。

在大兴安岭原始森林最深处的边境线上,戍边官兵护佑着祖国的北端。有的战士两三年没有下过一次山,通过通信网络了解外面的世界、与家人取得联系是这群年轻战士的渴求。

柴瑞峰负责着边防连队官兵的民用通信保障。除去日常通信故障的检修,每到防火关键期,柴瑞峰也会前往各基站进行网络维护,与戍边官兵们同吃同住,成为祖国边境线上的一名“编外战士”。

在赶赴连队维修的路上,一旦遇上封路,或因冰包太大,没有冻实又掉进去,柴瑞峰总会拢起火堆,这样就能等到人民子弟兵沿路寻找而来的救援;另一边,在没有电网供电的驻地等待柴瑞峰到来的战士,会特意延长柴油发电机的发电时间,为“柴哥”留一盏灯照亮——这场“双向奔赴”持续了近13年。

柴瑞峰是32万电信青年的代表,是新时代央企青年的楷模。他用十三年如一日的执着与坚守,践行着永不变色的红色电信初心。他用艰苦奋斗、埋头苦干的实际行动,将“请党放心、强国有我”的青春誓言写在祖国大地上,写在林海雪原中。

平凡与坚定撰写出

无悔青春

脚下的路一直都在

只等着勇士笃定而行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