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种
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营业厅
网上营业厅 掌上营业厅
返回顶部
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通信发展大跨越|程控交换 时代传奇
曾娅 武锁宁 2021-07-05 人民邮电报
分享:

改革开放之初,中国被外商称为“几乎没有电话的国家”,到2002年,我国一跃成为世界上电话最多的国家。中国通信业“三步并作一步走”,采用新技术,全面上程控,实现了高起点、跨越式的发展和质的飞跃,成就了一个时代的传奇。

深圳的启示:经济发展 通信先行

改革开放初期,电话装不上、打不通、听不清、交费难成为制约国民经济发展的瓶颈。

1978年岁暮,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中国拉开了改革开放的序幕,中国经济迎来历史性转折,走上了与世界经济对接的道路。

改革开放的急先锋特区深圳,创造了三天一层楼的“深圳速度”,却爆发了通信基础设施和经济发展需求极度不匹配的矛盾。邮电局门口排队几百米等候打电话的人群,拥挤不堪的报装电话现场,被迫到香港打长途电话的外商……当时的深圳,流行着这样一段描述外商考察投资环境的顺口溜:一问电话二问路,三问项目四问住。可见通信服务已经成为制约经济发展的首要问题。

我国的电信基础一直薄弱落后。在计划经济体制下,人们对于邮电通信的认识是严重保守和落后的。1978年年底,我国有9亿人口,电话交换机不到400万门,每百人拥有的电话不到半部,大约相当于非洲平均普及率的三分之一,亚洲平均普及率的七分之一,世界平均普及率的十分之一。全国三分之一的市话和绝大多数长话需要靠人工接续,许多农村地区还在使用原始的手摇话机,技术装备比发达国家落后20到30年。

令人窒息的通信瓶颈不仅阻碍了深圳的发展,令改革开放的拓荒者心焦,也成为一个全网、全国性的巨大课题,令邮电部门如坐针毡。

当时不仅在深圳,邮电部面临的挑战其实是全方位的,建设资金尤其短缺。从解放初到改革开放前,国家给予邮电部门的投资年均不到2亿元,有的年份才几千万元。加之长期的低资费等政策,邮电部门自己缺乏发展能力,1979年刚刚摆脱全行业亏损,全国全年盈利不到一个亿;到1980年,全国也只有9个省份不亏损。那时的收入水平,只能维持最基本的简单再生产。

落后的通信对经济发展的制约受到了国家的高度关注。党和国家领导人多次强调要优先发展、加快发展通信事业。1978年12月,邓小平同志在信件上批示,要重视邮电通信的发展。1982年9月,中国共产党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举行,在这次大会上,“加快通信发展”有史以来第一次被写进了报告。1984年2月24日,邓小平同志再次指出“中国发展经济、搞现代化,要从交通、通信入手,这是经济发展的起点”。这一系列关于优先、加快发展通信的战略思想,充分肯定了通信在国民经济中的重要地位,开辟了中国电信业发展的通衢大道。

福建的探索:一步到位上程控

1982年,福州万门程控电话安装现场。

我国的电话发展起步并不晚,到改革开放初有近百年历史,但发展很慢。到20世纪70年代末,全国大部分县级以下地区还是人工交换,拥有自动交换设备的城市也主要用的是步进制、纵横制,不少步进制设备还是20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产品。

改革开放后,我国开始关注程控交换技术的发展,开始筹备个别大城市引进程控电话交换机,但是,考虑到当时我国刚刚掌握纵横制技术并即将实现产业化,而程控技术的研究几乎是一张白纸,在生产、安装、运维、引进,以及原有网络与新一代程控交换机的互联问题等方面都没有经验,因此当时在技术发展方向上争议很激烈:上程控还是上纵横?是按部就班分三步走——纵横制、准电子、程控,还是分两步走——先上纵横制,再跨过准电子上程控?如果上程控是普遍上还是局部上?大家意见很不统一。

运营主管部门的主要压力是当时我国没有掌握程控技术,上程控就要引进,引进的外汇哪里来?影响国产化的责任谁来负?还有人担心发展程控电话必须先引进,我们几十年没有和外国人打过交道,项目投资巨大,万一吃亏上当,出了问题怎么办?

技术专家还担心先进的程控设备同上一代、上上代的老设备能否兼容,能否几代同堂协调运作,一旦瘫痪怎么办?还有些人认为,世界各国的电话发展都是五代循序发展模式,我们再快也得分两步、三步走。

如此争来争去,结果是分步上成了主导意见。1981年7月7日发布的我国“六五”通信技术发展政策纲要还规定:“长、市交换在较长时间内要自动、半自动、人工接续并存。在业务需要和经济许可的条件下,要积极向自动、半自动方向发展。市话自动交换设备近期主要采用纵横制,辅以中小容量的布控版电子交换机。”

但是,形势不允许一步步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随着改革开放的推进,社会对通信的需求日益高涨,尤其是沿海的需求已成燃眉之急。如果这些地方继续上纵横制,局房就是一个跨不过去的坎儿。一个几千门的工程,造房子就要五六年甚至七八年时间,如山西太原市内建一个分局,光动迁就搞了五六年。可是当时对电话的大规模需求已经十分迫切,再也拖不起了。

福建地处我国东南沿海,一直是海峡两岸攻防及炮战的最前线。新中国成立以来,这里几乎没有搞过什么基本建设,通信基础设施自然相当落后。省会福州全市仅有7000门市话交换机、4000门步进制、2000门准电子,还有1000门是20世纪20年代的旋转制。

改革开放后,中央决定对福建实行特殊的经济政策,并把厦门设为经济特区,福建一下子从备战的前线变成了开放的前沿。席卷而来的改革开放大潮立即对落后的通信形成了巨大的压力。市话待装户急剧增长,脆弱的电话网繁忙不堪。许多华侨、外商来闽考察投资项目,因为通信条件落后,只能失望地离去。人走了,也留下了话:没有便利的电话通信条件,就不能实现国际、国内的信息沟通,搞不成现代经济。

福建省委、省政府对通信发展的期望十分殷切。这时,福建通信业出现了第一批敢于吃螃蟹的人。时任福建省邮电管理局局长的郝峰云和班子成员研究决定,“一步到位上程控”,并立即向邮电部提出引进程控市话交换机的申请,同时向省政府争取支持,很快得到了邮电部和地方政府的关注。1979年11月20日,福建省政府批复“同意在福州引进国外先进市话通讯设备”“在福州先初装程控自动交换机10000门,列入地方建设项目”。引进所需的600万元外汇指标,省政府帮助解决。

决策明确后,福建省邮电管理局便展开了艰苦的选型与技术、商务谈判。邮电部对此事非常重视,指派了各方面专家直接参与谈判。1980年12月24日,福建省邮电管理局与日本富士通株式会社签订了引进FETEX-150程控交换机系统的合同,全部设备包括程控市话交换系统10000门、长途自动交换系统500线、脉码调制(PCM)60个系统、一个计费中心,还有2000部电话机,总价几乎为当时国际市场价格的一半。日方还为中方提供免费的人员培训。

1982年11月27日,中国第一套万门程控电话交换系统在福州开通。一夜之间,福州的电话通信水平实现了历史性跨越,一下子从第二代的步进制跃升到国际上还没有普遍采用的第五代全数字程控交换。

福州的万门程控开了全国先河,一时成了全国最大的新闻,中央和各省(区、市)领导都去福州了解这种为改革开放解决通信问题的新技术。一时间,在全国尤其是沿海开放城市掀起了上程控的热潮。全面上程控,采用新技术,我国通信业“三步并作一步走”,走上了高起点、跨越式的发展道路,避免了资源的浪费,实现了质的飞跃。

中国的创造:借钱买鸡 下蛋还钱

1997年8月,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的群众载歌载舞,庆祝普格县开通程控电话。

福州第一套万门程控交换机的引入,从资金运作、技术选型、商务谈判到安装、运营、与旧设备兼容等多个方面,为新时期电信建设探索出了成功的发展方向和模式。由东南沿海点燃的电话发展之火,迅速在神州大地形成燎原之势。

为了有效解决长期以来我国通信业投资严重不足的难题,邮电部门解放思想,跳出计划经济的思维框框,依靠政策,面向市场。在利用国内外贷款引进国外最先进的市话程控交换机设备的过程中,摸索出了一条“借钱买鸡、下蛋还钱”的路子。

以广州为例,继1985年引进2.6万门程控电话交换机后,广州电信局1986年又引进了1.4万门程控交换机,同时,利用日本政府贷款99亿日元和瑞典政府贷款1670万元引进25万门程控交换设备,加上其他项目的投资,这一时期先后向国内银行贷款7575万元,形成“筹资—建设—生产—再投资”这样滚雪球式的良性循环。广东先后利用政府贷款、买方贷款、合作信贷等各种方式筹集外资,突进式的通信建设在广东省全面铺开。1980年,广东全省全年邮电业务收入只有6367万元,1997年,全省邮电业务总收入超过370亿元,实现了一天一个亿。

20世纪八九十年代,党和国家相继出台一系列优惠政策,为通信业的快速发展创造了良好的外部环境,全国普遍实施了收取初装费的政策,业务收入、外汇收入和国家“拨改贷”的“三个倒一九”留成政策,国家、集体、个人和地方“四个一起上”的政策。通信在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中的地位与作用越来越受到中央和各级地方政府的重视。邮电部门审时度势、果断决策,坚持高起点、采用新技术,制定了引进、消化、吸收与创新相结合的技术发展战略,加大引进和建设程控电话、数字微波、光纤通信、卫星通信等技术设备的力度,迅速建设现代化通信网。

从1982年开始,我国从无到有,从福建一个点到全国各省区市,从城市到乡村,建设了全球最大规模的程控交换网络。鼎盛时期,我国拥有数亿门程控电话容量。程控交换机的发展带动了中国通信行业的发展。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的发展壮大,华为、中兴等民族通信产业巨头的崛起,其先期都是得益于程控交换机的快速发展。中国通信业由制约国民经济发展的“瓶颈”一跃成为引领和推动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程控交换网的大发展还极大地推进了中国通信行业技术能力的大发展,培养了大批通信行业人才,使得中国通信业从引进、学习、跟随、参与到主导、引领通信技术发展,逐步赶上并超越了发达国家,跻身国际舞台。

1997年8月26日上午9时许,北京人民大会堂,时任邮电部部长的吴基传与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普格县通过当地刚刚开通的程控电话进行了通话。随后,他向中外记者大声宣布:至此,中国县级以上城市全部实现电话交换程控化,国家公用电信网电话交换机总容量突破一亿门!

这是我国通信现代化进程中的一个重要里程碑,电话网综合能力实现成了质的飞跃,建成了世界第二大电话网!

从1998年到2002年,通信业又乘胜追击,建成世界第一大电话网。2002年,中国电话用户总数超过两亿,电话网总体规模和用户数双双跃居世界第一。中国以巨人般的步伐迈向电话王国!

传奇落幕 辉煌再启

30余年岁月悠悠,有多少通信人伴随着程控交换机,用他们的青春、热情、汗水,一起见证了中国通信业的发展,见证了通信业一步步成为支撑经济发展、产业升级的“引擎”,见证了一个时代的传奇。

进入21世纪,随着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升,人们对通信业务的新需求也不断升级,宽带化、移动化、融合化推进了通信网络创新发展。面对多样性的业务拓展需要、智能化发展需求,面向IP化、多媒体化、智慧化运营的网络演进方向,传统的程控电话网络已越来越显得“力不从心”。同时,程控交换设备采用的技术和制造工艺相对落后老旧,占用空间大、耗电高,设备在网时间长,有的已经超过了20年的使用年限,故障率高,已经不符合当今社会绿色环保的发展理念。随着网络新技术的快速演进,基于IP技术的IMS、软交换设备已经成熟,并在全网进行规模部署,在业务承载规模、高品质运营能力、安全稳定性方面都具备了对程控交换设备的替代能力。

为进一步提升网络能力,满足智能化时代的用户需求,中国电信于2014年启动大规模的程控交换机退网,到2017年12月完成。中国联通也在2016年实现北方主导区域传统公共交换电话网络设备整体退网。程控交换机的整体退网,使电信运营商的网络结构优化简化和提质增效工作迈上了一个新台阶,有效促进了全光网络建设。

新时代,新网络,新征程。时代传奇的程控交换机下电退网后,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等运营商持续推进“宽带中国”建设,已建成全球最大的光纤宽带网络,开启了新的辉煌征程。

传承故事

郝峰云的129师情结

我国程控交换领域先行先试的领军者——福建邮电管理局局长郝峰云,曾经是敢闯敢试的八路军先遣队的通信兵。

郝峰云,1922年5月出生在河北邢台营头镇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38年2月参加129师先遣支队。1939年2月到129师司令部担任电话员。1943年10月到太行三分队司令部电台任报务员、电台分队长。

1947年5月,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时,郝峰云因患疟疾被留在后方,后任太行五分区司令部报务主任、队长。

渡江战役前夕,由129师发展起来的二野总部在老区挑选培训一批干部,组成“长江支队”,随二野展开江南接管工作。郝峰云一听召唤立即报名,被选为“长江支队”五大队中队长、通信科科长。

但是当他风尘仆仆赶到南京时,老部队和“长江支队”的任务发生了变化。二野接到中央命令,进军大西南;而“长江支队”划给了三野,南下接管福建地方工作。

就这样,129师老通信兵郝峰云与老部队擦肩而过,一口气来到了福建最南边的龙溪地区,先后担任了龙溪邮电军代表和漳州地区邮电局首任局长。

由于工作成绩突出,1953年12月,郝峰云被调到福州任福建省邮电管理局电信科科长,1978年2月担任福建省邮电管理局局长。

解放后,福建一直是对台前线,公众通信投资很少,设施严重落后;改革开放后,福建变成了改革开放的最前沿,通信供需矛盾凸显。如果使用机电制纵横制交换技术,即使地方给支持、部里给设备,拆建机房最少也要用五六年的时间。面对燃眉之急,郝峰云决定一步到位上程控,寻求狭路突破。

一夜之间,福州的通信水平从步进制跃升到数字程控交换,为全国闯出了电话程控化新路。

129师情结始终保留在郝峰云的心中。直到2012年去世前,他还对孩子们说:“我是129师的通信兵。”

原载《人民邮电》报2021年5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