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党的无线电通信(二)
曾三 2021-02-09 中国电信博物馆
分享:

中共中央第一个秘密电台旧址延安西路420弄(原大西路福康里)9号图片来源:东方网

在苏区搞无线电通信

1931年党中央决定调我和伍云甫、涂作潮三人去江西中央苏区从事无线电工作。到苏区后,交通站派人把我们送到瑞金红军的一个团部,再从瑞金转到宁都清塘红军总司令部。我们见到了毛泽东、朱德等领导同志。

在红军总司令部,接待人员告诉我们,在1930年12月底获胜的第一次反“围剿”斗争中,红军缴获了一些无线电设备,后来又以俘虏的蒋军前敌总指挥张辉瓒部的无线电人员为主,编成一个无线电训练队,由王诤任队长,冯文彬任政委。我们三个从上海来的同志,也被安排在无线电队。

王诤同志将敌军的密码报告了红军总司令部,还及时破译了敌人的一套密码。后由曾希圣同志对密码进行了专门研究,编成了一套新密码,同时也可破译敌人的密码。

1931年5月底,第几次反“围剿”斗争取得胜利后,我担任了红军无线电队队长。这时,红军又俘虏了一些无线电人员,还缴获了一台功率较大、性能较好的机器,具备了同在上海的党中央通报的物质条件。

1930年底我们离开上海时,当时使用的密码、呼号和联络办法,主要由我负责牢记在脑子里,伍云甫同志也帮助我记。到1931年8、9月第三次反“围剿”斗争期间,我们就设法同上海取得了电讯联系。中央红军首次同上海党中央通报,是由我担任报务员,当我第一次接通电报时,双方报务员都极为兴奋!

在红军三次反“围剿”胜利的影响下,奉命开来进攻红军的国民党第26路军1.7万余人,在赵博生、董振堂等率领下,于1931年12月14日在江西宁都起义。在宁都起义的人员中,有不少是共产党员。有的是从事无线电工作的,这些人被安排在无线电队工作,后来成为红军无线电事业的骨干力量。原国民党26路军无线电工程师刘光甫起义后来到无线电队。

这时我们奉命在瑞金杨溪开办了军委无线电学校,由刘光甫任校长,杨兰史任第一政委,我任第二政委兼无线电队政委。学校后来迁往瑞金坪山岗,改名为红军通讯学校。我们培养的这批学生,都是从红军中挑选出来的十六七岁的优秀青年。后来他们都成了我们党和红军无线电事业的骨干。其中,李白烈士就是我们从红军娃娃中选入无线电训练队的第二期学员。以后他被派往上海从事党的地下电台工作,1949年解放前夕,不幸被捕,英勇牺牲,他是影片《永不消逝的电波》中的李侠原型。

红军被迫退却,进行战略转移时,我们奉命将无线电学校一分为二,一部分跟队伍出发,一部分留在瑞金(留下来的同志后来都被敌人杀害了)。我当时正患病住院,在无线电总队开列的随军转移名单中,没有写上我的名字。伍云甫同志发现后,特去请示周恩来同志,提出“应该把曾三带走”,得到周恩来同志的批准,他立即亲自赶到医院驻地接我回去。我匆忙随队出发,踏上艰险的长征之路。(曾三,原中央档案馆馆长。水文摘自1991年3月31 日《人民日报》,曾三口述,何林中整理的《往事漫忆》一文。本文刊登于《邮电文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