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党的无线电通信(一)
曾三 2020-12-25 中国电信博物馆
分享:


红军拍发电报场景(图片来源于网络)

1922年我小学毕业后,考入长沙城里的长郡中学,我漫长的革命生涯就是从这里起步的。

1924年11月,共产主义青年团在我校建立支部时,我便加入共青团;1925年3月,中国共产党在我校建立支部时,我又加入了共产党。

1925年下半年,我领头闹学潮,组织成立学生会,因此触怒了反动当局,学校宣布开除我的学籍,并滥加罪名,将我和另外两个学生抓起来,关押了一个多月。迫于形势和舆论的压力,反动当局不得不释放我们。

1930年初我到汉口接上了党的关系。高文华将我的情况报告了周恩来同志。

潜入十里洋场

周恩来同志派曾希圣同我谈工作,要我马上去上海找伍云甫,和他一起跟张沈川学习无线电技术。主管无线电工作的李强同志来旅馆找我,他说一两天内会有人来接我。次日,他派王子纲同志来接我,把我送到西摩路伍云甫同志的住处。我同伍云甫挤住在一个亭子间里,由张沈川来这里教我们学习无线电技术。开始,我们只有一个手键、一个蜂音机、两支铅笔和几本纸簿。后来,我和老伍自己动手装了一台矿石收音机,才能练习收听电报信号,学习抄记电报码子。

建立地下电台

1928年7、8月间,党中央领导人在莫斯科开完中共六大回来,决定建立党的无线电台。当时担任中央军委书记的周恩来同志找了李强,要他自己设法学会制造无线电台,尽快通报。李强接此任务后,马上着手购买英文有关书籍,进行系统研读,花了将近一年功夫,终于在1929年下半年搞出了第一部无线电收发报机。随后,党中央又派李强去香港装机器、建电台。在这之前,张沈川受党的派遣在上海一所无线电训练班学习,成为我党培养的第一名掌握无线电报技术的地下党员。1930年初李强同志在香港建起电台,并同上海地下党接通了电报。上海方面第一次上机的是张沈川同志,伍云甫同志也与香港通过报。我到上海学会无线电报务技术后,就主要由我同香港通报了。1930年10月的一天夜里,我收到一份发自香港的英文电报,以为仍是我们的同志拍来的,就问对方:“你为什么拍电报用明码而不用密码?”对方没有答复就关了机。第二天,我把电文拿给李强同志看,他的英文好,一看就明白香港那边出事了,对方拍来的电文是:“你的朋友很好,在监狱里。”原来,这份电报是香港当局用破获的我们的电报机拍发的!

1930年下半年,党中央决定开办一个无线电一训练班,选派了20多个人,在法国租界巨簌达路四成里一栋三层小楼门口,挂出个“福利电器公司”的牌子,还搞了一个小工厂,这就是我党我军创办的最早的一个地下无线电技术训练班。在此之前,我们都是分散学习的,由张沈川同志到各人住处去进行个别教练。伍云甫、王子纲和我都被派去参加训练班的工作,但我们三人不住在训练班里。训练班只办了一两个月,就在1930年12月被敌人破坏,我们的教员张沈川等20 多位同志都被捕入狱。直到抗战以后,经我党同国民党当局进行交涉,他们才被陆续释放出来,

1930年下半年,遵照地下党的指示和安排,我在永安百货公司后而一座二层小楼上租了一间房子,与中共地下党员何成英同志在这里建立了一个“家庭”。我们仍和伍云甫同志一起,继续从事党的地下无线电台工作。(原载于《邮电文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