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中国“后发制人”的机遇
达涌 2017-05-25 人民邮电报
分享:

时至今日,没人会怀疑,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连接红利已趋向平缓,而技术红利的下个“继任者”也已达成共识,那就是人工智能(AI)。

阿尔法狗横空出世战胜李世石,让全世界看到了人工智能对未来的影响。当前,加快从要素驱动发展向创新驱动发展的转变,培育人工智能产业生态,促进人工智能在经济社会重点领域推广应用,打造国际领先的技术体系,是“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重要组成部分。

5月18日,由河北省政府主办,华夏幸福等承办的“京津冀人工智能与机器人产业高端会议”在河北省廊坊市举行。国务院参事、中国科学院虚拟经济与数据科学研究中心主任石勇,华夏幸福产业发展集团总裁赵威,阿里云AI首席科学家闵万里,以及来自腾讯、百度、科大讯飞、柔宇科技和以色列库克曼投资集团等共计近300人出席了会议。与会嘉宾围绕大数据应用、计算机视觉革命、无人驾驶技术等前沿科技进行了主题演讲,并对人工智能落地实体经济、人工智能与工业机器人融合发展的现状和技术难点、京津冀区域人工智能与机器人产业差异化发展之路等主题展开讨论。

中国迎来“后发制人”的机遇

麦肯锡发布的一份报告认为,四大趋势的合围正让AI来到产业落地的拐点:一是在产业链基础层,数据资源的规模及种类大幅增加;二是半导体厂商及CPU和GPU巨头都把AI视作新目标;三是开源人工智能平台的数量和规模持续激增;四是科技巨头和风投正日趋关注人工智能跨行业创新应用的初创公司。

以上拐点将给予中国一次“后发制人”的机遇。麦肯锡预计,中国人工智能应用市场将以50%的增速逐年增长,远超全球市场20%的复合年增长率。

为什么?首先从底层技术上,深度学习以一种非常精炼的算法模型解决了过去复杂的输出模式,降低了参与者门槛。从产业资源上,如李开复所言:中国每年毕业上百万的工程师,没有任何其他国家能做到这一点,“一名优秀的数学和计算机专业应届毕业生经过6个月培训,就可以进入人工智能行业,成为合格的人工智能工程师。”这本就是巨大的人才资源优势。

更重要的是,就像“互联网+”连接红利源自传统基础产业的羸弱,中国也有许多传统行业需要通过AI完成产品升级,“如果有AI和大数据技术想卖给美国银行,可能它们已经打磨得很好了,但在中国很多银行却能够非常快速地产生价值,帮助他们赚几千万甚至上亿元的营收,他们当然愿意花钱买这样的服务。”

最后,在中国,数据获取相对容易——常识是,海量数据是训练深度学习神经网络的养料,于是在交通(看看滴滴的崛起和无人驾驶的发展便知)、金融、医疗等数据资源丰裕的领域,人工智能的示范效应已经非常明显。

加快产业化落地

值得一提的是,政府对AI产业的扶持也令人欣喜。去年至今,一次次中央出台的文件掷地有声:去年5月23日,发改委、科技部、工信部和网信办联合印发《“互联网+”人工智能三年行动实施方案》,表示到 2018年中国将基本建立人工智能产业体系、创新服务体系和标准化体系,培育若干全球领先的AI骨干企业,形成千亿级的人工智能市场应用规模。去年12月,国务院印发《“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的通知》,要求培育人工智能产业生态,促进AI在经济社会重点领域推广应用。今年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又印发《关于促进移动互联网健康有序发展的意见》,就包含加紧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微机电系统等新兴移动互联网关键技术布局。

在AI产业落地过程中,除了中央自上而下的决策,地方政府和相关产业园区的资源整合同样意义非凡。若将人工智能与机器人视作一个产业整体,各方扶持力度已着实不小。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有20多个省市把机器人作为重点产业进行培育,全国已建成和在建的机器人产业园区超过了40个。

在具体区域建设上,各种原因的合力,正在让京津冀地区在智能产业发展中占领先机——北京的龙头地位自不必多言,从最精尖的脑科学基础研究到主导各种智能产品的创意落地,这里集聚着这个国度最顶尖的技术大脑。而随着京津冀一体化的深入推进,河北作为协同发展的重要环节,正在释放日趋重要的区域价值。

其中,华夏幸福在推动人工智能与机器人产业落地方面做出了积极尝试。其悉心打造的香河机器人小镇,集孵化加速、智能制造、创意体验和生态涵养于一体,截至目前已累计签约德国尼玛克和汇天威等各类领军企业近50家,涵盖工业、医用、军工机器人、3D打印和无人机等多门类机器人项目,是京津冀产业链最全的综合性机器人产业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