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信:信息转型七年之痒

吴磊  2012-06-20   通信产业网
[大]
[中]
[小]

7年信息化实践越来越让中国电信意识到,运营商在全社会信息化建设中的角色非常重要但远非全部。

5月17日,为纪念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中国电信发布了业内首部《信息化服务报告》(以下简称报告),集中展示了对信息化的理解、推动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和服务社会信息化的思考与实践。

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在报告序言中说了这样一段意味深长的话:“我们深深地知道,推进信息化是一项巨大的社会工程,需要各级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

从2005年开始中国电信提出转型做综合信息服务提供商,实施信息化转型战略。7年的实践告诉中国电信,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只是第一步,更深层次的信息化仍面临着多重困局。

光网:从武汉到上海

信息化的大规模展开有赖于高速信息基础设施的支撑。据报告披露,中国电信早在2004年就提出全光网络是未来发展方向,并在武汉率先启动光纤到户试点,2005年即开通了国内首个FTTH商用试点武汉紫菘小区,由此拉开了中国光纤到户的序幕。

2011年2月16日,中国电信正式启动“宽带中国•光网城市”工程,计划用三年左右时间,实现县以上所有城市光纤化,为城市用户提供20M光纤的高速互联网体验。

工程启动以来,截至2011年年底,中国电信已在南方21省服务区普遍实现8M带宽覆盖,其中70%达到20M接入,宽带用户总数达到7681万户。

光网改造并非一帆风顺。在上海电信副总工程师张军看来,上海电信作为城市光网的先行者,在没有成熟经验可借鉴的情况下,光纤入户过程中遇到“市民接受难、建设推进难、标准实施难、成片改造难”等“四难”问题。为此,上海电信规范了施工工艺包括各种场景下暗管入户的施工方法,牵引、穿线方法,明管暗线入户的施工工艺等,甚至细化到孔洞尺寸大小和创伤修复要求,从而打消用户对光纤入户的顾虑。

此外,上海电信积极协调相关委办局,为光纤改造扫清机制体制障碍。据介绍,上海市经信委、通管局组织编制了光纤到户相关规划;上海市建交委、通管局制定了住宅建筑通信配套技术标准和住宅建筑光纤到户改造的技术规范;上海市发改委规范了光纤到户建设(改造)的收费行为;上海市房地产管理局解决了建设推进难中的物业乱收费问题等。

截至2012年4月,上海电信城市光网覆盖用户550万,用户突破164万。

上海经验也复制到全国各地。以邻近省份江苏为例,到2011年底,江苏城市区域20M带宽覆盖率达到96%;乡镇12M带宽覆盖率平均达到93%,农村8M带宽覆盖率平均达到96%;FTTH已覆盖1万多个小区近800万用户。

不过,光纤改造投入巨大,各地运营商普遍呼吁出台宽带国家战略,政府给予扶持。据测算,2009年-2011年上海公司光缆接入网建设和相应扩容总投资已达68亿,2012年预计将投入23.5亿。

5月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实施“宽带中国”工程,有关部委正在联合起草“宽带中国战略”实施方案,预计9月出台。“宽带中国”终于从中国电信的企业行为上升为国家意志。

应用叠加提升价值

接入是基础,应用是关键。江苏电信相关负责人强调,应用是带动宽带普及率提高的关键。“没有好的应用,宽带投资的效益很难得到及时体现,也会影响企业对网络建设的持续投入能力。”该人士表示,必须通过应用叠加提升宽带业务对信息化建设的价值。

王晓初在报告序言中写道: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爆发后,在克服危机、走出萧条过程中,世界各国重新审视信息化的作用和价值,发现信息产业不仅本身蕴含着巨大的经济增长潜能,而且能够促进产业升级,不断创造出新的增长点。

为此,中国电信引入云计算、物联网、移动互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应用,以政企应用、民生应用、行业应用为重点,充分发挥宽带对信息化的基础性作用,提高宽带网的附加值。

据介绍,在服务地方经济发展方面,中国电信已相继与28个省(区、市)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与政府携手在信息化规划研究、综合信息基础设施建设、信息资源开发利用等方面全面合作;在助力行业转型升级方面,中国电信针对中小企业投入上亿元专项支持资金,通过信息化手段为企业降本增效,目前已建设4万家四星数字企业;在保障改善社会民生方面,中国电信推动信息化在教育、医疗、社会管理等民生各个领域的应用,“数字医院”、“数字学校”、“平安城市”等有效提升了人民群众的生活质量。

来自上海电信的数据显示,得益于信息化拉动作用,2011年上海公司完成收入211亿元,非话音业务收入占比达67%,达到国际电信运营商先进水平。2011财报也显示,中国电信全集团的非话音收入占比也超过50%。

体制是瓶颈

中国电信总经理杨杰说,选择“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发布《信息化服务报告》,是希望与全球的电信同行一起,分享中国电信对信息化的思索和理解,剖析信息化的发展历程,把脉信息化的未来方向。

中国电信政企客户部相关人士告诉记者,事实上中国电信7年信息化的探索,在深入推进中已遇到瓶颈。

上海电信资深经理花锐强以电子政务为例告诉记者,比如各区政府要求区公安分局建立电子政务系统,公开内部数据,透明行政;但各区公安分局向上一级市公安局报批时就会遇到阻挠,上级公安局认为有些数据不宜公开,电子政务也就成了摆设。

再如“智慧医疗”项目,由于各医院流程、标准无法统一,每家医院自成体系,所以运营商在给医院做“智慧医疗”项目必须每家一套方案。“医疗信息化的初衷是为了共享医疗资源和病人就诊数据,方便百姓看病,倘若每家医院都有一套独特的信息化方案,反而增加了百姓的就医成本。”

在花锐强看来,现行行政管理体制的条块分割、政府多头管理成为信息化深入推进的瓶颈。“信息化不光是运营商的事,基础设施建设只是走完了第一步。”

在东部沿海发达地区,信息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公众的信息化意识均已到位,但信息化能否最终释放应有的作用,已非运营商能掌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