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种
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营业厅
网上营业厅 掌上营业厅
返回顶部
带货
2020-08-07 人民邮电报

“我家那口子满脸褶子,上镜头要出丑的啊。大侄子你放过我们吧。”

“阿姨,我可以用美颜镜头,肯定漂亮。”

“大侄子,那不是骗人了吗?骗人的事我们不干。”

李娟在大片绿油油的茶树中探出半个身子,对站在高坡上的镇团委书记阿龙扯嗓子接话,随手把一顶伸出枝杈的草帽按了按,草帽迅速“缩”了回去。

那顶草帽下有颗属于茶农张晋的脑袋,他是陪妻子李娟一起采茶的。茶场聘请的采茶工眼下都在外地,疫情未了赶不回来,所以他这个茶场主,只能自己动手了。不仅茶叶采摘成问题,订购出了问题,交通出了问题,客户出了问题,问题接踵而来。

张晋的茶叶属于太湖翠竹,用一芽一叶初展的嫩芽为原料,他从年轻时就开始侍弄茶叶,一下子把自己弄成一个弯腰弓背、眯眼蹙眉的老农模样,而他的茶叶却是形如竹叶,亭亭玉立,尤其是明前茶,嫩绿匀整,撮一点茶叶,往温开水中一放,茶芽徐徐舒展,色泽碧翠,清香萦绕。只有这时,张晋的眉头才会松开结。口碑胜金牌,在口口相传中,他经营的茶叶远近闻名。

在茶农李本根的独生女儿李娟成为张晋的左膀右臂后,李娟把家里种植和制茶技能一同带给了张家。李家和张家的优势联合,推出制茶秘籍,其摊放、萎凋、杀青、整形、烘干、提香等工艺流程看似与同行八九不离十,可观色品味,甘醇香久,叶嫩汤清,每炒制500克成品需要3万余个嫩芽,制作工艺费神耗力。可是这正是茶客要的,不仅仅讲究原汤口味,还要这口味后的种种叙事滋味,好比观山悦水品人间,除被时间带走的,留下的均是千滋百味真感觉。

李娟、张晋能把茶叶种在许多人的心坎,全无刻意,只有一番情愫自然流动。

岁月飞逝,却带不走他们夫妻所获的好评。这好评在于翠竹名声的响亮。人名靠茶名,还是茶品需人品,在许多时候难分伯仲,浑然一体的品性成就了茶道真谛。

然而世事难料,这场疫情来势汹汹,仿佛一夜间,张晋夫妇望着漫山遍野的一片嫩绿满脸惆怅。春时摘芽不等人。乡里乡亲在非常时期减少外出,走动也少多了,相互间搭不上手,但总不能看着这么多嫩芽白白枯萎吧。清晨,公鸡尚未报晓,夫妻俩打着冷噤去坡上的茶树林报到。他们一直忙碌到太阳把两个后背弄成了热乎乎黏滋滋的锅贴,才知早中餐要一同吃了。

张晋的女儿张黎在北京邮电大学读研究生,这次志愿参加首都的防疫行动,回不来。张黎挂念家乡的茶叶,周围品尝过太湖翠竹的师生,无不为其减产而叹惜。她用保存在手机里的视频资料剪辑了一段短视频,发在微博上,一时激起大量围观,“救救茶农”的呼声此起彼伏。

张晋在晚上与女儿通电话时,告诉她,最近经常接到电话,大都提出要上门帮忙,各类口音,不会是诈骗电话吧,全是陌生人。张黎说:“爸,那些电话可能是志愿者的,我发了求助视频……”

张晋、李娟听了,心里七上八下,思前想后,还是没采纳女儿的建议。张晋说:“这网络上的事,怎么说得清呢?”

张黎劝说父母,可以试试,不试怎知道行不行。

老两口关照女儿多注意安全,家里的事别多操心,以学业为重。再说村里不让外人随意进出,就匆匆挂了电话。

他们带着夜行灯,连夜作战,抢回部分嫩芽,硬生生地把损失减少至心理预期的最低限度。

这期间,周边的茶农情形与张晋一样,忙得七荤八素、东倒西歪。谁都知道,越是好芽头越要尽早采摘,否则影响来年收成。

阿龙来了。他见此情形,不解道:“叔叔阿姨,现在防疫形势好转,都在复工复产,你这儿怎么没请人帮忙呢?”张晋立即想到女儿的主意,就说起自己的顾虑。阿龙与张黎曾是中学同学,他们都属于互联网的“原住民”,曾商定共同考北邮。阿龙那时的成绩在张黎之前,然而高考失利,北邮在他心里由梦转痛。这次,他执意要做些什么,就与张晋说了自己的设想,把成品茶叶通过视频直播销售出去。

张晋摇头:“这是你们年轻人玩的事,我们原来不是这么玩的……”嘟囔一阵,阿龙好说歹说,气氛肃然。李娟扯一下张晋的衣服,暗中示意他不要驳阿龙的面子。张晋就默不作声了。

“大侄子,就试试吧,只是我们笨嘴拙舌的,丢人现眼啊。”李娟聚拢的皱纹里透着尴尬。

“好嘞!”

阿龙再次来到茶场时,兴冲冲地带来圆圈一样的设备,打开抖音直播,他时而端坐,时而用自拍棒边走边聊,仿佛上戏台表演。他口若悬河,好像带人参观自家茶园似的。在镜头里,张晋和李娟像是阿龙的帮工,他们随着阿龙的手势把茶叶从指缝里窸窸窣窣地滑下,时而沏茶,给大家观看茶叶列队起舞的效果。

没多久,一单接一单,聚流成势。

老两口先是看得心慌好奇,渐渐眉头大展,对着汗流浃背、口干舌燥的阿龙很是过意不去。阿龙居然茶都不喝一口。

阿龙对他们说:“我去联系物流,放心吧。”

晚上,老两口与张黎对话,说到了阿龙的事:“阿龙为咱家带货,非常卖力。那些网上的客户好像对阿龙比对茶叶更感兴趣,好多像你这么大的女孩子太放得开,我都害臊啦……”

张黎嘻嘻地做怪脸,说:“现在的互联网就是这样,阿龙若是能请镇长来,估计你们看到的又是另一种情形了。”

老两口懵懵懂懂。果然,镇长来直播了。镇长与张晋认识。在这个时期见面,百感交集。镇长平日不苟言笑,这次面对镜头,居然换了一个人似的。

“我也是城市来的,面对繁重的压力、繁闹的街头,到乡村体验田园生活,放飞心灵,我邀请你们来,今天互动的都是朋友。顺便吃吃茶,看看景,种种花。有山有水,还有我这个镇长,能代表全镇人欢迎各地朋友。”

镇长不仅帮茶园带货,还为镇里带客流和财源。

喝茶,吃茶,品茶,一茶一盏,岁月如禅,拥风入怀;每棵熬过冬春的茶树,终会绽放出黄金时节的梦想……张黎远程跟踪直播内容,把它们剪辑成一段唯美的视频,配上舒缓的音乐和文字,意在帮着人们在吃茶、赏花、听鸟鸣时,悄然熨平心灵的褶皱。

张晋看了视频,不由惊呼:“我怎么和阿龙一般年龄,我脸上的褶子少了许多。李娟你采茶时嘴巴还涂那么红,我当时眼花了吗?真没发现……”

(作者系江苏无锡电信员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