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种
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营业厅
网上营业厅 掌上营业厅
返回顶部
西嘎:海拔三千八,日喀则是我的家
2020-04-27 人民邮电报

披挂着扎什伦布寺的神秘面纱,承载着江孜古城的悠久历史,坐落在喜马拉雅山脚下的西藏日喀则是无数人心目中的圣地。在俊美的自然风光和丰富的人文历史背后,4000米海拔上冰冷的荒野和幽深的峡谷,也隐藏着日喀则凶险的一面。

一群通信人坚守在这片生命的禁区,埋光缆,架基站,把“信息天路”修到了每一位牧民的家门口。西嘎就是其中的一位,他在日喀则已经工作了七年。

到得最早通得最快撤得最晚

2015年4月25日,尼泊尔境内发生8.1级强震,日喀则市聂拉木县、定日县、吉隆县震感非常强烈。

地震发生时,西嘎正在成都轮休调养。随着消息不断更新,灾区情况被逐渐披露,西嘎的心被揪住了:“这次地震给人感觉不对,我必须马上赶回日喀则。”由于高原气流变幻莫测,最近的航班要到第二天早上才能起飞,这样的情况让西嘎愈加焦急。

候机的夜里,他的手机一刻没有中断,直到第二天起飞之前,西嘎还在打着电话,安排支援灾区的应急通信设备。

27日早上10时到达日喀则,西嘎迅速召集各相关负责人开紧急会议,对当前抗震工作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梳理,对各项工作进行再分工。西嘎回忆说:“基本信息已经比较明朗了,吉隆口岸已经通过备用通信设备联系到了,但是樟木口岸始终就是联系不上,成了一个信息孤岛。”下午1时,第一批救灾物资筹备妥当后,西嘎跟随物资运送车队直奔重灾县——聂拉木县。

车队行过聂拉木县,再往前走就是樟木口岸。看着道路两旁倒塌的房屋、沉陷的山体,救援队的心情越发焦急。西嘎眉头紧锁,脑子里只有一句话:必须尽快进入樟木。樟木镇山高谷深,眼看就要进入受灾核心区域,但唯一的道路已经被塌方和泥石流完全封锁。时间不等人,西嘎组织了一支突击小分队,背着应急通信设备,由消防战士开路,徒步向20公里外的樟木镇进发。

28日,小分队进入樟木,天空中飘着连绵的小雨,眼前的景象震撼着每一位队员。据西嘎回忆:由于救灾物资尚未到达,受灾群众没有帐篷可住,难以想象大家拿着塑料袋子顶在头上那种状态,他们就是在这样的状态下支撑了几天。小分队迅速投入工作,应急通信设备架了起来,外界终于收到了樟木平安的讯息。

有经验的人都知道,峡谷地带的余震异常可怕,一旦发生,就存在全镇覆没的可能,这种情况被形象地称为“包饺子”。进入樟木的第二天一早,政府指挥部下达了撤离的命令。

西嘎把救援队分成两组,第一组携带通信设备前往樟木镇上方的山崖设立临时通信中心,为撤离工作提供通信保障。第二组由三人组成,包括一位技术员、一位驾驶员和西嘎自己。到了下午时分,撤离行动接近尾声。西嘎一行三人把樟木镇机房整理妥当,切断了电源,关闭了门窗,登上最后一部通信车,离开了樟木镇。

地震过后,日喀则市委、市政府在感谢信中写下这样一句话:中国电信是地震发生后“到得最早、通得最快、撤得最晚”的一支通信队伍。

这句话,是一个通信人所能获得的最高评价。

全心全意解决员工生活困难

日喀则市平均海拔4000米,壮丽的风光背后也隐藏着大自然的残酷。西嘎告诉记者,日喀则很多县海拔在4000米以上,9个县坐落在边境线上,比如海拔4700米的仲巴县,常年刮大风,工作环境十分恶劣。

高原地区工作、生活条件艰苦,员工吃饭都成了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西嘎回忆起刚到日喀则工作的情形:“我刚去的时候就发现蔬菜价格很贵,比如说在拉萨一斤青椒几块到十几块钱不等,而到了县里,一斤青椒起码要30块以上。”

长期吃不上蔬菜,维生素摄入不足,势必对员工的身体健康产生不利影响。西嘎下定决心:发动员工利用温室大棚种植蔬菜。然而,日喀则地域广阔,公司人手十分有限,平均每个县局员工只有2~3人,“天天忙种菜不忙业务,显然不现实”。经过深思熟虑,西嘎在区公司党委和工会的大力支持下,在日喀则建立了两个蔬菜基地,为市内各县局员工供应新鲜蔬菜。蔬菜基地的建成,极大改善了员工的生活条件,受到了一致好评。

除了蔬菜大棚,西嘎还深入调研各县局实际工作环境,在集团工会和各省援藏单位的帮助下,为高海拔县局配备制氧机、取暖设备,为不通自来水的县局安装净水机。通过几年的努力,县里员工洗不到澡、吃不到菜、喝不到水的困难,已经逐步得到了解决。

解决员工实际困难之后,西嘎将目光聚集到员工业务水平的提升上。他重视青年思想教育,倡导开展“岗位练兵、技术比武”活动,开展丰富的文体活动……西嘎勇于打破藩篱,甩开工龄、资历等限制,为青年员工开辟职业绿色通道,让他们在更合适的岗位上施展自身的才华。

将心比心,西嘎用行动换来了员工的敬重和支持。

通往牧民家门口的“信息天路”

曾经的日喀则通信极不发达,仿佛一个被现代信息网络遗忘的角落。乡镇上老百姓传递信息、干部上报材料,需要驱车一两百公里到县城去。如今,随着行政村光宽带的覆盖,日喀则的老百姓足不出户便可以纵览天下事,网络不仅给百姓带来了信息,也为他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这一切,都要归功于电信普遍服务。

日喀则市地域面积18万平方公里,常住人口85万,用地广人稀形容再合适不过。但在电信普遍服务建设初期,第三方承建单位的人员大多来自内地,对日喀则当地的市场需求了解不深,普遍服务的效果并未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

生于斯长于斯的西嘎明白其中的内情:“在西藏,村委会在这里,老百姓家可能在两公里远的地方。普遍服务刚开展,网线、基站直接拉到了村委会,老百姓覆盖不到,感受不到,这就出现了问题。”

找准了病因,西嘎带领员工在电信普遍服务二期、三期建设和一期优化过程中,因地制宜满足老百姓的需求,把“信息天路”修到牧民家门口。短短几年时间里,西嘎和员工们圆满完成中尼国际干线光缆建设、吉隆口岸开放通信建设、移动通信盲区覆盖项目、日喀则市光网城市建设等一系列重大通信建设项目,新建光缆7300余公里,乡通光缆延伸2400公里,乡镇通光缆率为100%,实现了“乡乡通宽带”,形成了覆盖城区﹢乡镇﹢行政村﹢景区﹢道路沿线的全网络覆盖。

正是有了通信人坚持不懈的努力,才让曾经遥远的日喀则不再遥远。

在采访的最后,记者问西嘎:“面对稀薄的空气、严酷的环境,支撑通信人在这片土地上坚持的动力是什么?”

“靠的是西藏员工的精气神。”

“这是一种怎样的精气神?”

西嘎稍作思索,笑着说:“我们这儿有一首民谣是这样唱的,‘海拔三千八,日喀则是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