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代人的脊梁,托起寂静的雪域
蒋莉梅 2018-10-09 中国电信微信公众号

为甘孜电信事业发展,“献了青春献子孙的”家庭很多,正如《雪域蓝光》中的一句词 “祖辈沉重的脊梁,托起这落寞寂静的雪域”。

父亲是四川省雅安市人,1963支边进了甘孜州,负责维护康定县城至折多山顶沿318国道线的线路。在这雪域高原上一待就是整整30年。

1.向着梦想出发

想起年轻时的自己,父亲有些激动。

“接到支边通知,要求我们进藏支边五年,你奶奶哭得快断了气,死死拉着我的衣角,不让我走。”

父亲是家里唯一的孩子,爷爷在父亲还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后来在奶奶过世时,因大雪封山,父亲没能回到雅安见最后一面。

“从雅安出发时,大家伙都很兴奋。坐了几个小时开始翻二郎山时,大家才开始联想到现实。”

“我们都是没有出过门的,可要去的却是藏区高原,那里高寒缺氧,生活条件艰苦。我们开始为未来的生活担忧起来。”

2.艰苦的工作环境

父亲的工作在野外,常与藏族群众打交道,生活的不适应再加上语言不通,让他在工作中感到无比的困难和压力。

“那时,我们查线一般走着路去,好的时候可以骑马。但就算是骑马也是一天赶不回县城,在藏民家里借住是常有的事。”

“藏民对我们还算热情。和他们一样,我们也烧牛粪来做饭和取暖,但更多的时候,我们就是背着一点粘粑面,在路过的藏民家要一碗清茶,就算是吃了一顿饭了。 ”

“有时候天晚了,找不到合适的藏民家,我们也在野外过夜,天冷还不怕,最怕是听到狼叫的声音。”

“查修线也是非常累人的事,你要爬上一根电线杆上查是不是这里出了故障,如果不是,就得走上一段路到下一根电线杆的地方。反正就是不停的走和不停的爬,直到查到故障所在地为止。”

“有时候会走上几公里还找不到,急得直哭呢。

3.缺氧,但不缺精神

父亲曾参加了甘孜州“五县工程”,为未通电话的九龙、色达、稻城、乡城、得荣架线开通电话通信。

“到那些地方的第一反应就是缺氧。头痛、呕吐、嘴唇干裂、浑身无力。常常在工作的时候,有同事突然昏倒。”

“可是,当时我们有一句口号,就是‘缺氧,但不缺精神!’ 那就是一场战斗,你只要参加了,就得努力完成任务,不能退缩,也绝不能投降。”

1968年,父亲和母亲在新都桥结婚,母亲当时在新都桥邮电所当一名话务员。父亲也调到新都桥邮电所负责农村电话的维护。


我的母亲

4.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4年后,父亲被调往塔公乡,当时的塔公乡就是几间破屋、几顶帐蓬和几户人家。塔公乡的邮电所里就住着我们一家人。

父亲的摩托车停在比我家小不了多少的专用库房里,那里是我们小孩子永远不能靠近的神秘地方。他总是把能装卸的部件取下,小心翼翼擦得一尘不染地再安装回去。


摩托车上风尘仆仆的父亲

“这车就是爸爸工作的武器,就象战士的枪支一样,是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东西。”

那时的父亲不仅要投递报刊书信,同时也要做线路维护的工作,每日早出晚归。父亲骑着摩托,穿着邮电制服的样子,是那个偏僻的小小村镇里靓丽的风景。

5.献了青春献子孙

父亲从1977年开始,曾连续六年被评为先进生产工作者。母亲总是将父亲拿回的奖状一一贴在墙上,还时不时用鸡毛掸清扫上面的灰尘,她为父亲取得这样的成绩骄傲着。承担了全部家庭重担的母亲,从没报怨过回家越来越少的父亲。


我的父亲和母亲

1982年,父亲调到州邮电局农话科,继续从事他做了一辈子的线路维护工作。

虽然维护的条件比起过去好了很多,但四十多岁的父亲因为长年从事野外工作、长年骑摩托的原因,腿落下很多毛病,在下雨下雪的时候走路也变得十分艰难。

那时的父亲已经带着几个徒弟,每次查线,他总是带着他们亲自上阵演示,手把手的教他们怎样查修障碍。


我的父亲,架起心灵的金桥

母亲是康定人,跟随着父亲在“关外”生活着。父亲、母亲就这样默默地奉献着他们的青春,他们的热血。

在生命中最年轻的时候离开了自己的家和熟悉的城市,到遥远又陌生的四川西部藏区,孤独地与天奋斗,与地奋斗的艰苦历程,是他们这代人终身难忘的事,也是我们这些儿女永记心中的事。     

1993年,父亲退休后离开甘孜州到温江生活。

“你们都是吃着这里的糌粑面,喝着这里的酥油茶长大的,你们要好好地回报这里,就在藏区扎根吧!”

这片土地虽然仍旧荒芜和贫瘠,但每每想到这里曾是父母挥洒热血的地方,我们便有了信心和勇气更好地在这里工作,继承他们的事业,也希望自己能像他们那样,在以后回忆起今天的日子时,同样可以青春无悔。


献了青春献子孙

后记

父亲蒋国栋,四川省雅安市人,生于1940年,1958年参加工作,1963年支边进藏,1993年在中国电信甘孜州分公司退休到温江生活至今。

母亲张忠定,康定县人,生于1948年,1966年参加工作,1996年退休。

本人1989年参加工作,分配到新龙邮电局,1998年邮政电信分家后分到电信分公司工作,现在中国电信德格分公司工作,同父母一样,为甘孜电信默默奉献,至今整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