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叶子
李光亚 2017-09-15 人民邮电报
分享:

去年,病了一场,住进医院近一个月。也许是年龄渐大,体力渐衰,也许是多年来拼命生活,积劳成疾……

住院期间,看着病友的各种表情、心态;看到跪在通道中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呼天唤地也救不了被疾病夺去生命的中年母亲时,我的鼻子酸酸的、泪眼模糊了。

那是深秋,每天从病床起来,走到窗前,望着窗外各种树的落叶,心情复杂,想得最多的就是关于生命。生命是脆弱的,脆弱的生命禁不起最微不足道的“意外”,生与死就一瞬间的事。

在荷马史诗《伊利亚特》中,特洛伊大将狄奥墨得斯问起格劳科斯家世,格劳科斯说:

豪迈的狄奥墨得斯,你何必问我的家世?

正如树叶荣枯,人类的世代也如此。

秋风将枯叶揪落一地,春天来到,林中又会滋发出许多新的绿叶。

人类也如是,一代出生一代凋谢。

希腊人对生死看得比较达观,不像我们有那么多的忌讳。其实人生本身便是一种美,每一历程都体现了一种生命的美丽,恰如树叶,春发秋落,代相更替,循环往复。几千年前的夏禹王就绝妙概括:生者寄也,死者归也。

萌芽是美的,戴着露珠,迎接喷薄而出的朝阳,带着些许娇弱、些许羞怯,正如婴儿灿烂的笑脸。萌芽给人以希望,给人以力量,给人以生命的热情,那是一道美丽绝伦的风景。

夏天的叶子是生动的,她娓娓地讲述着一个建设者的故事。她辛勤地进行光合作用,把有机物源源不断地奉献给大树,使之根须扎得更深,枝叶举得更高,浓荫覆盖得更广,葱葱郁郁、青翠欲滴,美得动人。

秋天的叶子是静谧的,会私语的。它用最后的绚烂描绘生命的成熟之美,然后,为了让大树休养生息,不与大树争养分,断然从树枝上脱落,悄悄离去,飘回到哺育它、抚养它的大地,铺一地金黄。

冬天的叶子,形神俱表,它已化入雪水冰泥,成为大地的养分,在寒风中孕育新的生命。

泰戈尔: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花有开有谢,树有荣有枯,人有生有死,这是大自然的规律和造化。人的一生亦如此。

生命是美丽的,恰如叶子,每一片叶子都有它的表情,都有它的声音;每一片叶子的背后都写着一段故事;每一个变迁都写进了大树的年轮。

叶子是美丽的,生生不息。做一片叶子,立在枝头,阅尽人间沧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