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一种精神不畏败 电影《敦刻尔克》观后
天天 2017-09-15 人民邮电报
分享:

40万人在敦刻尔克命悬一线……

这场战争,其惨烈程度远胜于白刃肉搏。电影《敦刻尔克》播放之夜,我走进能容纳百人的影院播映厅,本来漆黑的空间被片子压抑的气氛“闪烁”得斑驳陆离,一张张恐惧的面孔即便侥幸找到登船的席位依然惴惴不安。

我是二战片的影迷,相对于其他血肉模糊、弹如飞蝗的二战片,这部片子的烟火明显用得不够多。然而一部成熟的二战片,并非仅仅靠硝烟和死亡来撼动人心,摄人魂魄的依然是来自精神的揭示。英国士兵汤米被看不见的德国兵用子弹追赶着,我的视线由此一直追赶着他和他战友的生离死别。然而我期待的两军对垒的阵势没有出现,似乎导演不愿意使出惯常的拍摄套路,他在尝试用一种无套路的“套路”——真切的纪实手法,来再现这个定格在1940年5月的历史场景。

1940年,在德国机械化部队的快速攻势下崩溃的英法联军,被逼围于敦刻尔克海滩,唯一生路是渡海北撤英伦本土。为了实施史上最大规模的撤退行动,他们与时间赛跑,挽救了30多万名来自英国、法国、比利时军人的生命。在阴冷潮湿的敦刻尔克,年轻的战士找不到任何掩体,任由德军轮番轰炸、枪炮围剿。敦刻尔克风大浪急,港滩深度有限,大型军舰和船只无法靠岸,士兵们只能出海数里登船,使得撤离行动异常艰险。

这是一场艰危而从容的战役。大批英国士兵显得过于羸弱,许多人未发一弹自己却身中数弹,强大的德国军队在哪儿?观众和士兵一头雾水。没有交战的失败,让许多观众揪心不已。对英国来说,这是一场败仗,至多可以美化为成功的撤离。“敦刻尔克精神”这个被英国人引以为豪的精神符号曾经被世人怀疑,我也对此琢磨:这不就是一次成功的逃离吗?而电影《敦刻尔克》用纪实片一样的语言告诉了我,总有一种精神可以言败但不畏败,这就是英国人情商、智商交融而成的巨大能量:面对逆境的正确处理方式,承认自然流露的怯懦、徘徊,但最终不改初心,即便出师未捷,但依然能葆有豪迈之情和获胜的信心与智慧。

像许多的鸿篇巨制一样,《敦刻尔克》最吸引人打动人的还是那些自然天成般的细节。这些细节依然在阐述不畏败的民族是难以战胜的。

面对德军飞机俯冲扫射,狂轰滥炸,惊恐万状的士兵尽管身子龟缩,却依然有序排队,等待统一指令上船。

“月光石”号船的老船长道森与许多同胞一起驾驶船前往最危险的英吉利海峡。他能根据俯冲的飞机轨道,沉着指挥转舵避险,而由此引出儿子在参加空军三周后牺牲的信息。英雄儿子的血没有白流,他教会了船长父亲规避攻击,赢得生机。

指挥官们最后一个撤离,而最大的指挥官波顿在军官撤离后还是从容地选择留下,因为还有盟友部队法军没有撤离。好一个先人后己、置身度外的绅士风度。

那位击落多架德国战机为保护盟军撤离的空军军官,在机身受损、燃油耗尽的情况下,选择平滑下降,面对德军的包围,十分平静……

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说:“这个故事非常宏大,无论怎么切入细化,都会是一部史诗巨制。”确实,影片纯粹以幸存者的角度进行叙事,而不是去着力展现事件的政治冲突,丘吉尔、希特勒没有露面。诺兰把无形之敌拍成观众脑中的“梦魇”,又让人感到这部电影并非战争片,更像惊悚片或心理分析片。于是个人经历与历史事件浑然一体,观众与影片密不可分,内在的共性精神是纽带。直到终场,银幕上已是灰飞烟灭,但多位观众迟迟没有站起离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