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终有时
陈允标 2017-08-25 人民邮电报
分享:

“许算盘”走进办公室,见几个同事围着电脑看着公司的岗位晋级公告,便也伸了头看。兀地暴出一声:“我们几十号人的大后端就分两个名额!”语惊四座,同事们七嘴八舌议论开了,尤夸张的是同事小张,将两个指头竖过头顶在每个人面前绕了一圈。

当然,“算盘”不是老许的真名。当年他与四位同事一起分到黄海市某电信运营企业工作。当时,公司分配他们两个套间合住。合住期间,同事们经常邀他一起出去吃饭、逛街、打游戏,凡是涉及用钱的活动,他都要磨磨蹭蹭,再算算需要用多少钱,才决定是否参加。如此盘算下来,十次活动九次不去。即使去了,也是“按计划”用钱,从来不多花一分钱。所以,大家都叫他“许算盘”。

“许算盘”参加工作已经22年,理工出身的他一直做后端的维护工作。20多年来,或许是在后端的原因,或许是个人性格内向的缘故,他至今仍是个8等级的员工。与他同年进公司的同事,有的已经14级、15级,甚至16级了,可看看自己的“吉祥号”等级,“许算盘”颇有几分失落。一向认死理的他,对工作格外认真负责,他铭记“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的人生信条。先后多次被省、市公司表彰,可多少年来,每当遇到岗位晋级、提拔的事,却都与他无缘。

几年前,妻子小花从市纺织厂下岗,全家的经济收入便仅靠他一人苦苦支撑。去年,儿子考上大学后,家庭经济更加拮据。为此,他没少受小花的奚落。每当遇到金额较大的开支时,小花总是不停地唠叨。你看,和你同一年工作的张强已经当上了副总,你的同学徐武已经是市场部主任了,与你认识的李兵已经是企业家……每次小花奚落他时,他只好一人到外面借酒消愁散散心。

当天晚上,他把公司岗位晋级公告告诉了小花,小花激动不已,连忙为他“支招”。一会儿说要找在市里某局当局长的远房亲戚帮他疏通疏通,一会儿让他联系远在外市某运营商当县公司老总的同学帮忙打打招呼,一会儿让他给领导送礼……整个晚上就听小花一人唠叨个不停。

第二天上午,他带着泛红的双眼早早来到班上。同事阿华凑到他面前神神秘秘地说:“你知道这次是哪两个晋级啊?陈龙是公司周总的亲戚,已经内定下来了。大头昨天已经开始‘行动’了,走访公司领导。”听了阿华的一番话,“许算盘”心头一紧,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本想,论资排辈也轮到自己了。可依照现在的形势,看来这次又没啥指望了。

晚上,刚进家门,小花就将一万块钱摔在桌上。他一脸疑惑地看着小花说:“啥意思?”小花用右手食指戳着他的脑门,气愤地说:“真是榆木脑袋,啥意思?这还要我告诉你?”原来,小花为了能让他这次晋级成功,将家里仅有的6000元“家当”全部拿了出来,并回娘家跟妈妈借了4000元,凑足了一万元,还顺手从娘家逮了两只老鹅,宰杀好了,让他也到领导家“走动”一下。

听了小花的一番话后,“许算盘”心头一热,但他回头对小花说:“咱们都是正派人,不能走歪门邪道,得靠自己的工作、实绩来晋级。”“正派能当饭吃?你正派了22年还是个8等级”。小花气不打一处来,说着连推带搡地把他撵出了门。下楼时,“许算盘”想想小花的话,觉得也有道理。22年来,自己一直埋头苦干,到头来还是个8等级,要是能升到9等级,不仅等级上去了,每年还增加一万多元的收入,这可是够儿子大学一学期的生活费了。

想到这儿,“许算盘”跨上电瓶车就往公司一把手黄总家赶,来到黄总居住的小区,在小区门卫的指点下,他坐上电梯上了22楼,胆怯地按了几下A221室门铃,可就是没人开门。就在这时,对门的B221室门开了。他抬头一看,懵了,竟然是同事“大嘴婆”小翠,“许算盘”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恨不得找个缝钻到楼下去。他尴尬地与小翠打了一声招呼,小翠带着似笑非笑的眼神上了电梯下楼去了。可就在他准备转身离开时,黄总开门出来了。

进门后,不会说话的他,憋红了脸说了一句:“岗位晋级的事,请黄总多帮忙。”说完,就把一万元放在茶几上,并将两只杀好的鹅放到厨房里。黄总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你的工作,公司领导是知道的,成绩是大家有目共睹的,钱和东西还请你都带回去。说完,就将他劝回去了。提着没送出去的鹅和一万元现金,他的心情更加沮丧。他觉得,黄总的一番话,根本就是官腔,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但礼没送成,还被“大嘴婆”小翠遇见,这下,不愁公司的人不知道。

第二天,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班上。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刚跨进办公室大门就见小翠与几个人在嘀咕着什么,见他进门,大家立刻散开,回到各自的座位上。那几天,他好像做贼似的,无论走到哪儿,总觉得有人在他的后背指指点点……

晋级公示那天,他借故早早地去乡镇支局巡检。然而上班时间一到,他竟然接到了同事虎子的祝贺电话!“许盘算”将信将疑地打开电脑看了一下,当看到自己的名字“许根柱”三个字笃笃定定地“戳”在晋级名单上,“许算盘”觉得心快要蹦到嗓子眼儿了,他赶忙抓起电话向妻子报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