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远洋海运集团董事长许立荣:央企重组不是简单“1+1”,而是融合式整合
2017-04-13 每日经济新闻
分享:

去年,中远集团与中海集团重组成立中国远洋海运集团,成为央企重组整合的典型案例。同时,中远海运也是央企压减层级、“瘦身健体”的试点企业。那么,围绕国企改革,中国远洋海运集团到底有什么经验可以学习、借鉴呢?

在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上,《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下称NBD)专访了中国远洋海运集团(下称中远海运)董事长许立荣,他向记者介绍了国企改革中的“中远海运经验”。

同时,许立荣介绍了中远海运在“一带一路”战略下走向国际的业务布局。在他看来,聚焦发展是企业“走出去”的根本要义,促进融合是企业“走出去”的根本保障。

谈重组经验:采取“拆开来,合起来”整合

NBD:中远海运重组并不是简单的合二为一,请问中远海运是如何在重组后有效整合的?

许立荣:重组后的新集团坚持战略引领,从规模增长、盈利能力、抗周期性、全球公司的维度,确立了打造“全球领先的综合性物流供应链服务集团”的发展愿景,制定了航运、物流、航运金融、装备制造、航运服务、社会化服务以及“互联网+”等“6+1”产业集群的发展战略。

我们也完成了七个核心业务板块和海外业务的整合重组,完成了集团总部、集装箱、散货、能源、港口、金融、物流、装备制造、海外网络和中远海控等10项重大改革重组项目,打造了集装箱运输、码头经营、航运金融、油气运输4大上市平台。主要业务板块的深度整合,协同效应效益迅速体现。

NBD:从财报看,重组后的中远海运经营成本下降,业绩明显提升,实现1+1> 2的效果,有哪些经验做法?

许立荣:我认为,改革重组不是简单“1+1”,而是直面企业发展中的现实问题,从根本上解决企业发展的痛点和症结问题。在主要业务板块重组上,我们没有采取简单的吸收式合并,而是采取“拆开来、合起来”深度融合式的整合。从改革伊始,我们就提出要依据企业发展所面临的内外部环境、自身特点及行业发展趋势,对两大集团各业务板块发展目标进行重新定位和设计,确定了新集团“6+1”产业集群的总体业务架构。

另外,任何并购重组,打破企业文化差异、融合团队都是难点问题。我们提出“打造一个积极进取的优秀团队,建设一个同舟共济的和谐文化,确立一个世界一流的奋斗目标,构筑一个实现卓越的伟大梦想”,这为改革重组的顺利推进奠定了坚实的文化基础。

NBD:当前央企正推进“瘦身健体”、压减层级工作,中国远洋海运汇总提出了关闭340家法人单位的清单,目前进度如何?

许立荣:作为国资委5家“压减”试点单位之一,我们利用重组整合的有利条件,将整合同类型企业、处置“僵尸企业”和低效无效资产、优化业务结构与“压减”工作目标有机结合起来,确定了“压缩法人层级至5级、管理层级至4级、消减法人公司20%”的工作目标。目前已清理关闭231家法人单位,占拟关闭法人数量的67.9%,管理层级已压减为4级。

谈“一带一路”:聚焦发展是“走出去”根本要义

NBD:今年的博鳌亚洲论坛中,“一带一路”可能是最热门的话题,中远海运是走出去的重要央企,中远海运将在这方面有何布局或考虑?

许立荣:“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中远海运紧抓“一带一路”倡议推进带来的沿线国家对基础设施建设、物流运输需求增长机遇,发挥海外业务以及各相关业务板块资源优势,以重要通道、重要区域、重要项目和重要客户为导向,以为客户提供全球全程综合物流服务为抓手,初步形成了以船舶为纽带、以码头为支点、以物流业务为延伸、以航运服务业务为支撑的全球经营网络。

截至目前,中远海运集团在全球现投资经营码头共48个,泊位209个,绝大多数分布在“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区域。在陆上“丝绸之路”方面,重点是跨越欧亚大陆的海铁联运,我们相继开展了海铁联运和亚欧国际班列业务。另外我们还从事“一带一路”沿线的港口码头投资业务,夯实中远海运在全球网络发展的战略,同时,推进码头产业国际化经营,对于中国要打通重要战略通道也相当有帮助。

NBD:您觉得中远海运成功走向国际市场,能为中国企业走出去提供哪些经验做法呢?

许立荣:我认为最主要两点就是聚焦发展是企业“走出去”的根本要义,促进融合是企业“走出去”的根本保障。在海外业务拓展方面,以人为本,加强与海外员工的交流,注重文化融合对于促进海外业务发展至关重要。而且,我们在“走出去”过程中,为当地提供了总共近一万个就业岗位,为促进当地经济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

NBD:全球制造业布局调整,对航运业的布局带来哪些影响?您曾提到打造“制造+航运物流供应链”的生态圈,如何理解这一思路?

许立荣:制造业全球布局的调整,将对航运业的发展带来深远的影响。随着制造业的回流、智能制造的发展以及全球消费者需求的不断升级,制造业所需要的配套物流服务更加综合,航运业与制造业之间的跨界融合将不断深化。航运与制造将不断创新商业发展模式,形成融合物流、制造、贸易、金融等于一身的“制造+航运物流供应链”生态圈,探索更高、更新、更快发展。

同时,从航运本身来讲,我们也将深度洞察制造业的需求,全面提升价值创造能力,通过打造新产品、突破传统服务边界,向航线两端延伸并创造新的增值服务,打造“专、精、尖”的定制化和标准化服务,为全球的制造业发展提供更好的保障,在助力制造业的全球发展的同时,也促进全球综合物流服务的发展升级。

本文摘自:《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