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日报:奔跑吧!“巨人”
2017-02-08 经济日报
分享:

统计显示,2015年,哈尔滨电气集团公司营业收入增长2.5%、利润增长136.2%、签约额增长38.8%。凭借在国际高端电力设备领域的频频突破,今年,集团又实现了出口销售收入预计增长4.9%,利润增幅预计超80%的好成绩,昂首阔步于装备制造业巨擘行列。

作为国家“一五”时期重点项目、我国大型电站设备制造“巨人”,哈电的生命力究竟来源于哪里?

哈尔滨电气集团公司总经理、哈尔滨电气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吴伟章告诉记者:“创新是哈电最核心的竞争力。作为制造企业,好的技术水平是满足客户需求的关键,企业要实现转型发展也离不开技术的支撑。目前,哈电在高端技术储备,包括太阳能光热发电、风电海水淡化等创新技术方面,已经实现技术集成,未来还将努力在核电、燃机等方面实现重大专项创新突破。”

唤醒千亿吨大煤田

走进哈电集团旗下哈尔滨锅炉厂有限责任公司,高效清洁燃煤电站锅炉国家重点实验室的标志非常显眼。哈锅公司副总工程师赵彦华告诉记者:“这可是公司的宝贝。2015年9月,这座投资2亿元建设的世界最先进的实验室荣获科技部批复,成为我国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电站锅炉企业的国家重点实验室。哈锅从此实现了产品从设计到生产的‘量身定制’。”

走进实验室,眼前出现的是一座管梁密布、10层楼高的燃烧实验平台。哈锅锅炉研究所副所长黄莺指着其中一个瓶子告诉记者,“这是产自新疆的‘准东煤’,实验平台对其的分析成果将用于准东煤燃烧系统的设计上,能够帮助哈锅抢占市场先机”。

赵彦华告诉记者,作为哈锅技术攻关的重点,准东煤来自4000公里以外的新疆准噶尔盆地东部狭长地带。那里的煤储量达3900亿吨,是我国最大的整装煤田,以现在我国煤炭年消耗量计算,足够全国使用100年。但准东煤极难安全应用于锅炉燃烧,其高水分、高结渣、热值低、污染重等特性,让众多电站锅炉生产企业望而却步。

“难烧到什么程度?这么说吧,最可怕的是结焦,轻则爆管,重则形成数吨重的结焦块。曾有电厂发生结焦块从几十米高脱落的重大安全事故,十分危险。此外,燃烧不好,会影响换热、发电,污染加重,产生酸雨。以往烧这种煤,最少得掺入50%的优质煤,成本高昂。”赵彦华说,谁能攻克新疆准东煤结焦难题,谁就能赢得巨大市场!

以“稳燃”、“燃尽”、“低排放”、“合理配风”为目标,哈锅开始了不懈的努力——先把成百吨的煤样从新疆运回哈尔滨,然后通过实验生成各种数据,再以此为依据设计燃烧器,寻找风、煤的最佳配比……经过1000多个日夜的研发试验,哈锅人一举把用准东煤掺烧比从50%提高到95%。

目前,“哈锅燃用准东煤35万千瓦超临界锅炉科技成果”已经通过工信部鉴定。准东煤变废为宝,千亿吨大煤田终于被唤醒了!

技术创新的突破为哈锅带来巨大市场机会。在“疆电外送”新疆准东五彩湾电源点10个66万千瓦火电机组招标项目中,哈锅一举中标6个。

引领“二次再热”新时代

锅炉内复杂的燃烧过程,要靠水作为冷却介质,将吸热与燃料放热特性优化匹配,提高机组效率和燃料利用率。这一领域世界领先技术当属“二次再热”。通过对热能的循环利用,实现高效率、低能耗、低排放目标。数据显示,“二次再热”技术比常规一次再热机组效率提高约2%,可减排二氧化碳3.6%。

值得骄傲的是,中国乃至世界锅炉“二次再热”新时代由哈锅人亲手写就!

2015年6月,哈锅自主研发的华能安源电厂66万千瓦“超超临界二次再热”机组锅炉顺利投运。这是我国首个二次再热锅炉项目,机组性能优异,一次再热和二次再热均达到623摄氏度,为当今世界最高水平。

2015年12月,世界最高参数华能莱芜百万二次再热锅炉顺利投运,哈锅再次创造多项全国纪录。在全国13个二次再热招标项目中,哈锅拿到华能莱芜等6个项目,市场占有率达46%。

“目前,哈锅正在向国家锅炉制造‘700度计划’世界最高目标挺进!”赵彦华说。

向国际高端转型

在哈电集团旗下哈尔滨电机厂有限责任公司产品设计部,设计部部长杨安滨手持碳素笔,在画板前勾勒出一张坐标图。他指着图中一条S形波浪线告诉记者,水泵水轮机运行不稳定区被业内称为“S区”和“驼峰区”,抽水蓄能机组研发难点就在于效率与稳定性兼顾,克服机组S特性是道世界性难题。而哈电机从水力设计入手,已经在“S区”优化上取得重大突破,达到世界领先水平。

“哈电集团正在向创造更高端产品转型。尤其是哈电机,包括调相电机、冲击发电机、立式脉冲发电机等技术,已占据世界电站设备研发制高点。”哈电机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邱希亮介绍说,目前,哈电机已掌握抽水蓄能核心技术,使国内市场设备招标价格大幅下降,为国家节省资金百亿元。2015年4月12日,浙江仙居电站首台机组成功并网发电,这是我国单机容量最大(37.5万千瓦)抽水蓄能电站机组。投运当天,有人试着将3枚硬币立在高速旋转机组盖板上竟然未倒,机组运行高稳定性令人叫绝。今年3月,公司又协助国家电网完成了300MVar调相机及其油、水系统的概念设计方案,启动研发又一国际高端产品。

邱希亮说,一次又一次的超越,背后是哈电人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创新探索。比如,“发电设备远程故障诊断服务平台”的建成,使哈电机公司成为国内首家从事发电设备远程智能诊断服务业务的设备制造企业。这意味着,几千里之外的发电设备如果出现故障,能在第一时间发现并排除。

远程诊断服务系统需要在设备上安装传感器,在线监测运行机组震动、温度、流量、压力等数据安全,提前预测诊断,做好部件储备,平台可通过电站和制造厂间的共同检测与故障分析,优化电站运营模式,提高电厂运行效率。2015年12月25日,哈电机成功签订《丰满水电机组全寿命周期远程智能诊断服务》合同,开启由生产型制造企业向服务型制造企业转型的新探索。

“我们刚刚拿到了阿联酋迪拜哈翔清洁燃煤电站二期2台600兆瓦项目的授标函,加上一期的2台总投资额将达到34亿美元。”哈电集团哈尔滨电气国际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郭宇说,仅2015年,公司就成功在土耳其、蒙古、巴基斯坦、越南、印度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签订多个电力项目,实现正式合同额120.5亿元,逆袭低迷的国际电站设备制造市场。

向高端转型的另一个典型案例是“移动工厂”的一炮打响。

2015年,哈电集团旗下哈尔滨汽轮机厂有限责任公司接到大唐集团下辖电厂的改造升级项目。设计部门几经周折推出了全新的低压模块设计理念,大幅提高了低压缸效率。这也被业界称为“移动工厂”模式。

汽轮机研究院副院长谢勇告诉记者,“移动工厂”拥有“移动式汽轮机缸体管口弹孔机”、“汽缸端面镗”等多套专用设备,及应用“高压整体内缸”设计等5项关键技术,这也是该模式能够大幅降低排放与能耗,并迅速在全国推开的秘诀所在。

目前,汽轮机公司又引进了槽式光热发电系统及关键设备的设计技术,并以此为基础形成了自主技术系列,获得国家专利授权16项。2015年6月29日,公司在北京签订中广核德令哈50MW光热发电项目油水换热器设备供货合同,成为国内首家为光热发电商运项目蒸发系统提供换热设备的国内供货商。

2015年11月,哈电集团制造的田湾核电站3号机密封油系统集装和氢气控制系统顺利发运,标志着我国核电装备实现了从二代到三代的重大跨越,哈电集团先后取得三门、海阳、陆丰、田湾项目;2015年,哈电集团(秦皇岛)重型装备有限公司“首台国产AP1000蒸汽发生器”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2016年2月19日,哈电又成功签订广西白龙核电项目……

正是持续的科技研发使哈电集团水电、煤电、气电等传统产品不断升级,核电等新业务稳步拓展。在去年订单大幅增加的情况下,今年,哈电集团发电设备产量、电站锅炉、电站汽轮机预计均将实现两位数的增长。

本文摘自:《经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