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种
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营业厅
网上营业厅 掌上营业厅
返回顶部
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网络强国奠基石 数字转型 一路高歌
周振龙 2021-06-18 人民邮电报

当前,5G、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加速发展,我国数字化浪潮席卷而来。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世界经济数字化转型是大势所趋。“十四五”规划也明确提出,“以数字化转型整体驱动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治理方式变革。”拥抱数字经济时代,数字化转型已经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新方向,也成为数字中国和网络强国建设的重要驱动力。数字化转型既是政府牵头、企业参与的大舞台,也是民之所向、举国发展的大工程。

 

 

村民感谢远程医疗问诊的医生。

村民通过直播卖山货。

数字经济时代的新浪潮

我们正在经历怎样一个时代,又面临着怎样一种变革?毫无疑问,我们正处于数字经济时代的关键时刻,在新要素的作用下,数字经济创新发展,同时,我们这一代人肩负着数字化转型的艰巨任务。

我国早就开始重视数字化转型。2000年,时任福建省省长的习近平在全国率先提出“数字福建”建设规划,成为数字中国的思想源头和实践起点。2017年,“数字中国”被写入党的十九大报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建设网络强国、数字中国、智慧社会,加强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发展数字经济、共享经济,培育新增长点,形成新动能。“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加快数字化发展,建设数字中国”,围绕打造数字经济新优势、加快数字社会建设步伐、提高数字政府建设水平、营造良好数字生态四方面举旗定向、谋篇布局,为“十四五”开局之年信息通信业开好局、起好步提供了重要的行动指南。

什么是数字化转型?美国学者尼葛洛庞帝在其1996年出版的《数字化生存》一书中提到对未来的畅想:人类生存于一个虚拟的、数字化的生存活动空间,在这个空间里人们应用数字、信息等技术从事信息传播、交流、学习、工作等活动。其中,数字化是指在整合信息化的基础上,提升企业对数据的处理能力,从而进一步提升企业效能。而数字化转型就是利用数字化技术(如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来推动社会经济朝着智能化、高效能方向发展。

当前,全球经济形势与营商环境复杂多变,加上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迅猛发展,我国正处于一个前所未有的变轨期。加快数字化转型,能有效激发企业创新活力,降低企业创新门槛和成本,并加速推进新技术创新、新产品培育、新模式扩散和新业态发展,推动企业更广更深融入并完善全球供给体系,促进我国产业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

2020年4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和中央网信办联合发布的《关于推进“上云用数赋智”行动培育新经济发展实施方案》提出,大力培育数字经济新业态,深入推进企业数字化转型。近年来,工业和信息化部围绕大数据、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5G等领域出台具体助推数字化转型的一揽子政策,并鼓励完善数字化转型标准体系。2020年年底召开的全国工业和信息化工作会议,将“加快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列为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八项重点工作任务之一,提出夯实制造业数字化基础、开展制造业数字化转型行动、发展智能制造和服务型制造、提升软件支撑能力等具体要求。

为迎接数字经济浪潮,近年来,各级地方政府陆续出台数字经济相关政策,推进当地数字化转型发展。北京提出要建设“全球数字经济标杆城市”,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加快数字基础设施建设,以数字化引领高精尖产业发展,推进智慧城市建设,加强顶层设计;上海提出要加快打造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国际数字之都”,推进经济数字化、生活数字化、治理数字化;贵州省发布全国首个省级数字经济发展规划,首提资源型、技术型、融合型和服务型“四型”数字经济……加快数字化转型、发展数字经济在成为各地竞赛场的同时,也让我们看到了中华大地上数字经济根系牢固、枝繁叶茂的良性发展基因。

运营商数字化转型势如破竹

通信运营商在20世纪90年代经历了移动通信黄金大发展时期,做专线、搞宽带、装固话,在市场竞争下也相继进入企业发展的瓶颈期。近年来,运营商市场自然增长停滞,收入和利润双双下滑,语音和短信业等传统业务风光不再,数据流量增长和运营商增收不成比例,技术投资占比又不断攀高的通信运营商纷纷开始寻找新的市场增长点,而数字化转型既是其自身生存发展市场倒逼的应对之举,也是拥抱数字经济商业机会与信息变革的主动选择。

2018年,中国电信发布了业界首份云网融合白皮书;2020年,中国电信发布了《云网融合2030技术白皮书》,并提出云改数转战略。云改数转战略是中国电信基于云网融合的数字化转型,包含云网融合、科技创新、数字化平台建设、生态合作、体制机制改革以及网信安全六个方面。“云改数转”成为中国电信“十四五”发展的主要战略。中国电信坚持“网是基础、云为核心、网随云动、云网一体”的基本原则和总体思路,坚持以业务上云、系统上云、网络上云为核心的企业“云改”发展战略,将加快云网融合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努力打造差异化云网服务能力,积极赋能内外部数字化转型。

为了破解传统业务增长乏力的困局,中国移动也早已迈上了数字化转型的道路,其重要标志就是2014年“第三条曲线”的提出,其中第三条曲线就是数字化服务。2015年,中国移动成立了咪咕文化公司和互联网公司,专门从事数字化服务内容的提供和运营,同时还面向行业客户,从云计算、大数据、行业信息化解决方案等角度开展数字化运营。近年来,中国移动将5G﹢云作为数智化转型的“双引擎”,持续从建设“信息高速”、运营“信息高铁”、打造“智慧中台”、构筑“创新高地”四个方面发力,加速推进数字化网络创新、数字化产品创新、数字化科技创新、数字化生态创新,全面加快企业数智化转型、高质量发展。

自2015年“聚焦、创新、合作”战略实施以来,中国联通着力打造5G、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区块链、安全等先进技术,以“上云、用数、赋智”为核心,助力社会治理能力和体系现代化,在创新研发上不断取得突破。2020年9月,中国联通宣布品牌升级,向智能化和数字化转型,推出了一些智能产品和服务。2021年是中国联通加快全面数字化转型、实现高质量发展新跃升的关键之年。中国联通提出构建“云网一体”基础架构,持续推进网络SDN化演进,以“一朵云”为目标,加快实施“5﹢2﹢31﹢X”的云网布局。

概括来讲,运营商数字化转型意义重大,一方面为自身企业转型发展提供了重要指引,另一方面为社会经济发展提供了5G、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工业互联网、区块链等一系列重要新型基础设施。

制造业数字化抢滩登陆

工业互联网是数字浪潮下工业体系和互联网体系深度融合的产物,是新一轮工业革命的关键支撑,也是促进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抓手。简言之,工业互联网是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的重要基石,将进一步加快制造业数字化、智能化、网络化步伐。

从世界范围来看,工业互联网已成为各国企业的转型趋势。根据技术分析机构IDC报告,2022年全球在工业互联网上的支出将从2019年的7450亿美元增加至1万亿美元。根据IDC 最新可查数据,2019年各国在工业互联网软件上的支出总额达到1540亿美元。美国和中国花费最多,其次是日本、德国、韩国、法国和英国。

在中国,工业互联网已经成为传统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的必由之路。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院长余晓晖表示:“现在我们面临着很大(规模)的工业革命,数字化转型变得非常关键。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产业数字化的比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提升得很快。产业数字化成为数字经济里最主要的领域。”

在过去的15年中,我国工业互联网助推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的案例比比皆是。数字化转型正在成为各地数字经济发展的新名片。这既得益于5G、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的不断研发与成熟,也得益于各地政策支持以及相关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发展思路。

在青岛港自动化码头,基于5G连接的自动岸桥吊车远程控制操作于2019年成功完成,率先实现毫秒级时延的工业控制信号和33路高清摄像头视频数据在5G网络的混合承载,支持实际生产中对自动岸桥吊车的无线控制和视频回传,性能表现稳定。青岛港5G港机远程控制是全球首例在实际生产环境下的5G远程桥吊操作。

在上海宝钢,“无人化”作业模式全方面武装传统钢铁制造。在5G信号的支撑下,AGV、无人仓库、无人码头形成完整闭环。从仓库到码头,整个厂内物流过程在指挥中心完全透明化、实时化,各部门可以对计划把握得非常精准,与车队的调度完美衔接。5G网为无人重载框架车提供导航服务,提高了运输效率,管理人员从原来的130人减少到30人。

在山西台头煤矿,5G﹢综采工作面利用5G技术,其大带宽、广连接、低时延的特性,以及拥有较高的下行速率和上行速率,能够保证对综采工作面综采设备可靠高速的网络连接,对综采设备进行实时监测和自动控制,实现综采工作面自动化开采,将整个综采工作面的操作人员减至6人,最大化实现减员提效,实现安全、高效生产。

在浙江宁波,知名汽车零件制造厂爱柯迪打造了国内首个全面覆盖5G网络、数百台设备和系统均使用5G技术的数字化工厂,真正实现了柔性制造和智能制造。物联网、边缘计算等技术的集成运用,使得工业制造环节可感知、可控制、可预测、可复制的目标得以实现,打造了一个智能制造平台,降低了制造成本。

预见未来,5G、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支撑下的工业互联网将更加推动我国传统制造业向数字化、智能化、网络化方向迈进。

千行百业数字化革命

前有5G、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迎来爆发式增长,为数字化转型奠定了坚实基础,后有传统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典型示范效应,现在千行百业的数字化转型浪潮也如期而至,在中华大地上席卷开来。

我国千行百业确实需要这样一场数字化革命,一方面,当前国际局势错综复杂,数字化转型符合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时代要求。另一方面,新冠肺炎疫情倒逼各行业数字化转型,更多人在加速拥抱数字化的生产生活方式。

数字乡村既是乡村振兴的战略方向,也是建设数字中国的重要内容。西藏日喀则珠峰现代农业科技创新博览园顺应互联网发展趋势,结合当前5G、物联网、AI等技术热点,试点推广“互联网﹢”智慧农业,利用物联网、大数据创建了智能大数据平台,对农作物的生产信息进行实时监测、采集和大数据比对。在新疆,“无人化”农业生态系统借助5G、物联网技术,为全疆提供了千架无人机,完成了上万亩次的无人机农业植保,让新疆棉花生产从“传统农业”向“智慧农业”转变。

旅游是服务国家“双循环”战略、促进国民经济增长的关键引擎,同时也是数字化转型的深水区。在贵州青岩古镇,“一码游贵州”平台通过LBS定位功能,可以自动识别游客扫码时所处的位置信息,精准推送目的地相关信息和服务,这种高水平的资源聚合能力,对集美食、商品、酒店、民宿、景点于一身的青岩古镇而言,实实在在享受到了“智慧”带来的红利。同时,平台还为景区提供文旅大数据服务,例如预约入园、门票预订、景区导览、语音讲解、电子地图等。

为了能够实现教育资源现代化、均衡化发展,在线教育、远程教育等成为教育行业新风尚。全国99.7%的中小学实现了网络覆盖。截至2020年12月,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3.42亿,较2015年12月增长210.2%。在海南,北京师范大学海口附属学校教师刘钰在教室里通过5G远程教育系统组织海口和三沙双边音乐教学,同唱一首歌。永兴学校位于海南省三沙市西沙永兴岛,是中国最南端的学校。为了解决驻岛军警民适龄子女入学难的问题,5G远程教学弥补了教育资源之间的鸿沟,实现了优质教学资源的共享和下沉,有效解决了教育资源不均衡难题。

截至2020年12月,我国在线医疗用户规模达2.15亿,19个地区的60多家医院上线使用5G﹢远程会诊。今年年初,江西省首辆5G﹢AI肿瘤筛查车开进沿溪镇,为70多名村民提供了公益免费肿瘤筛查服务。该车实现了智慧医疗新场景走进基层,车上配备了车载乳腺钼靶机、彩超等先进检测设备,通过5G技术将影像数据传送到医院的AI影像服务器,快速给出检测报告和初步诊疗意见。

要想实现从快递大国到快递强国的转变,我国就必须打造智慧物流体系,充分应用5G、大数据等现代化技术手段。在大数据、人工智能、5G等科技要素的驱动下,物流行业未来增量赛道将集中在物流数字化智能化。2020年“双11”期间,浙江大学的22台物流无人车“小蛮驴”往返于校内27栋宿舍楼之间,配送了5万个包裹,为师生节省取件时间1.7万小时,服务体验可比拟人工配送,满足了消费者个性化收件需求。目前,“小蛮驴”已经成功在15家高校运营,服务了30万师生,单台每天最多可以配送500个包裹。

回想百年以前,我国处于三座大山的重压之下,工业基础薄弱,社会经济发展千疮百孔。遥看今朝,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持续向好,数字化转型也为各行各业发展提供了新思路、新机遇和新动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