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种
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营业厅
网上营业厅 掌上营业厅
返回顶部
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红色通信故事——红色广播 照亮人心
武锁宁 曾娅 2021-05-07 人民邮电报

在军委三局通信系统强有力的保障下,红色广播——新华之声不间断地播音,电波像划破夜空的一盏明灯,照亮民心、温暖民情,在迎接解放的日子里发挥了重要作用。
心向北方期盼解放

抗战胜利后,蒋介石集团更加昏聩腐败,派到原沦陷区的官员把接收变成“劫收”,疯狂侵吞隐匿财产、中饱私囊。他们违背了全国人民迫切需要休养生息的愿望,贸然挑起内战,并企图通过发行纸币持续筹措内战经费,使物价跃升至全国抗战前的700多万倍。官僚资本还利用币改信息,借机囤积居奇,使民族工业走向破产。物价飞涨,城市工人和平民生活陷入绝境,连公教人员和学生的生活也陷入了极度困难。
1946年12月驻华美军强暴北平女学生的事件,终于引爆了爱国学生的反饥饿、反内战运动。国民党当局出动警车镇压学生,进一步引发了知识分子、民主人士和广大人民群众的抗议。
1947年,全国20多个城市先后有320万工人举行罢工。5月至6月,饥饿的城市居民的“抢米”风潮席卷了江苏、浙江、安徽、四川等省的40多个城市。政治上的一系列失败已经使国民党完全丧失了民心。为了维持摇摇欲坠的统治,国民党进一步加强了特务统治,整天滥捕暗杀,更加搞得人心惶惶。
夜半三更盼天明,寒冬腊月盼春风。处在国民党统治区的人们越来越关心来自解放区的声音,而持续的新华广播宛如一盏照亮夜空的明灯,给蒋统区人民送来了光明和希望。

红色电波 划破夜空


1947年3月14日,延安新华广播电台撤离延安,转移到陕北子长县瓦窑堡的好坪沟,3月21日改称陕北新华广播电台继续播音,当时的广播发信机就设在这座破庙里。


1947年3月,国民党军队占领延安后,设在涉县沙河村的邯郸新华广播电台于3月30日以陕北新华广播电台的呼号向全国乃至全世界播音。图为电台部分人员。

如果说新华广播是照亮夜空的一盏明灯,那么军委三局就是光明的传送者和守护者。在解放战争风云跌宕的日子里,从党中央撤出延安转战陕北、再到战略决战的日子里,红色广播从延安新华之声,到陕北新华之声,再到北平新华广播,由军委三局的红色通信战士精心守护的新华广播电台,转战千里,无缝衔接,一天也没有中断过。
红色通信与党的新闻工作珠联璧合,有着长期的合作经历。1931年年初,在红军通信能力没有形成时,无线电队就开始抄收境外和国民党通讯社的各种信息,送朱毛等红军首长参阅,由此诞生了一直延续至今的《参考消息》。1931年11月20日,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在瑞金召开,无线电大队以中央政府的名义筹办了“红色中华通讯社”,开始用无线电台播发文字新闻。随着党的新闻事业逐步成熟起来,报纸编采、印刷和发行形成系统后,军委三局按照中央的总体安排,将新闻台整体划入报社、通讯社体系,三局的工作转为为报社、通讯社培养无线电专业人才和通信设备的支撑工作。
延安新华广播电台创立于抗日战争最困难的1940年年中。鉴于技术跨度、难度都很大,中央决定成立以周恩来为主任,由军委三局局长王诤和新华社社长向中华组成的广播委员会,领导筹建广播电台,并明确由军委三局主管。为此军委三局专门引进融合性人才,组织专门的广播分队,牵头创办新华广播。
1945年8月,为进一步丰富广播的内容,军委三局和新华社对新闻台实行双重领导,新闻业务改由新华总社管理,电台的网络布局、技术保障和技术人员的调配,仍由军委三局统一安排和管理。
1947年年初,胡宗南进攻延安前,周恩来副主席专门主持召开了由新华社社长廖承志,军委三局局长王诤、副局长王子纲,军委三局科长兼新华社电务处处长耿锡祥等参加的中央军委广播工作会议,提出:“中央转移期间,为了凝聚民心,新华广播电台的语音广播一定不能中断。”
会后,军委三局和新华社研究决定,先后在瓦窑堡、晋察冀和晋冀鲁豫选定多个备用广播电台站点。
晋冀鲁豫根据地接到中央让他们建设备用电台的通知后,刘伯承、邓小平、滕代远、薄一波等立即开会研究,决定由晋冀鲁豫通信联络分局局长兼政委林伟主持,副局长兼工务处处长、“太行山的电讯大王”王士光具体负责落实。
此前,国民党为了运兵抢占地盘,在河南焦作修了一个机场,一架美制C-13型运输机在飞往新乡机场运送两台归航台时,错降在了焦作机场,被我军破袭机场时缴获。1946年年底,由晋冀鲁豫通信联络分局王士光牵头,利用归航台改装了一部电台,于1946年8月底成功开播了晋冀鲁豫根据地的邯郸广播新闻。
接到中央的紧急通知后,林伟、王士光就很快在涉县的沙河选定了一个新的广播电台站址,并由王士光带领大家加班加点,组装了一台功率更大的广播设备。
那段时间,由于工作繁重、条件恶劣,王士光感染了伤寒,长时间高烧、腹泻。但他不顾身体虚弱,坚持指导大家装配设备。终于在1947年3月初,将设备安装到位,具备了接续广播的条件。
1947年3月初,中央紧急通知,由于国民党军开始进攻瓦窑堡,晋察冀军区在阜平临时选择的备用站址又无法稳定供电,希望加快在涉县的晋冀鲁豫备用广播电台的筹备工作,做好接续广播的准备工作。
接到通知后,王士光和邯郸新华广播电台的同志们连夜值守,随时收听陕北新华广播电台的节目。1947年3月29日晚,他们发现陕北新华广播电台在预定开播时间没有播音,便果断开机,用陕北新华广播电台的呼号,模仿陕北新华广播电台播音员的语气和风格,由徐路等播音员反复播音:“陕北新华广播电台,XNCR,现在开始播音。”接着,重播了前一天邯郸台播过的陕北青化砭大捷的消息。
第二天,接到中央通知后,设在河北涉县西戎村的“陕北新华广播电台”正式开始广播。新华广播电台编播人员到达后,从4月1日起,全部恢复了陕北新华广播电台的各套节目。
当胡宗南为“摧毁”瓦窑堡的新华广播电台又一次向蒋介石邀功请赏时,广播里已传出了陕北新华广播电台在涉县播出的《兄妹开荒》前奏曲,搞得胡宗南好不尴尬。
1947年8月,为表彰林伟、王士光等10人作出的特殊贡献,晋冀鲁豫中央局和军区政治部决定:给他们每人颁发一枚“人民功臣”奖章和一本纪念册。其中王士光获得特等功,被授予特等功锦旗一面。
后来,在军委三局王诤局长的指导下,在李强副局长的亲自带领下,黄贯勤、汪名震等一批三局指战员利用石家庄解放时缴获的一台3000瓦的电子管发射机,在没有图纸和说明书的情况下,依托井陉煤矿的供电系统,于1948年年底建成了一个3000瓦功率的大型转播台。红色电波更加有力地划破黑暗的天空,连接了解放区和国统区的亿万人心。
1949年3月25日,新华广播电台随中央进驻北平,改用“北平新华广播电台”播音,后来又先后更名为“北京新华广播电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但发射工作一直由军委三局设在井陉的转播台承担。
解放战争期间,在军委三局领导的信息网络体系的有力支撑下,新华广播电台虽然四次搬家,但都是无缝衔接,播音从未中断,为保障中共中央的政治宣传、凝聚全国人民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新华声音 引领民心

新华广播电台及时真实的新闻报道、精辟的时事述评和贴心的丰富内容,不仅得到了解放区军民的喜爱,也像磁石一样吸引着国统区人民的心,有力地推动了国统区人民反独裁、反迫害、反饥饿的斗争,成为唤醒民众、动员民众、影响民情的重要渠道。
毛主席对新华广播电台的宣传极为重视,这一时期,他撰写的面向全国的重要讲话、命令,都通过新华广播电台向全国播发。毛主席还在百忙之中亲自为电台撰写了大量精彩的新闻稿件和脍炙人口的新闻述评。
1947年年底,毛主席为在陕西米脂县杨家岭召开的工作会议撰写了《目前的形势和我们的任务》。这篇文章高屋建瓴,有理有据地揭露了国民党反人民的本质,总结分析了全国解放战争的形势,向全国人民宣布:“中国人民的解放战争已经进入了一个转折点。”他在文章中指出:“中国人民的革命战争,现在已经达到了一个转折点。这即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打退了美国走狗蒋介石的数百万反动军队的进攻,并使自己转入了进攻。”“从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战争的第一天起,我们就说,我们不但必须打败蒋介石,而且能够打败蒋介石。我们必须打败蒋介石,是因为蒋介石发动的战争,是一个在美帝国主义指挥下的反对中华民族独立和中国人民解放的反革命的战争。”“十七个月来(从一九四六年七月到一九四七年十一月止),我们共打死、打伤、俘虏蒋介石正规军和非正规军一百六十九万人。其中打死打伤六十四万,俘虏的有一百零五万。”据此,毛主席向全国人民发出了“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号召。
毛主席的这篇讲话有理有据、掷地有声、扣人心弦。1948年新年期间,播音员齐越和他的同事,一连几天,一会儿用平常语速一气呵成播送原文,一会儿用记录新闻的语速分段播出。各解放区抄录后,编印成报纸,供解放区军民组织学习;国统区的地下党组织则一字不漏抄录下来,印成传单向国统区人民散发。既鼓舞了解放区军民,也吸引了国统区的民心。
从三大战役到渡江战役前后,毛主席亲自动笔,为新华广播电台撰写了《东北野战军全线进攻辽西蒋军五个军被我包围击溃》《中原解放军占领郑州控制平汉陇海两条铁路干线》等精彩的新闻稿件。如今这些文章都已成为新闻写作的范文。
1949年4月20日,国民党政府拒绝了由中共代表团和国民党政府代表团拟定的国内和平协定。4月21日,毛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发布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后,毛主席根据各种渠道报来的准确信息,提笔为新华社撰写了《我三十万大军胜利南渡长江》的新闻稿:“英勇的人民解放军二十一日已有大约三十万人渡过长江。渡江战斗于二十日午夜开始,地点在芜湖、安庆之间。国民党反动派经营了三个半月的长江防线,遇着人民解放军好似摧枯拉朽,军无斗志,纷纷溃逃。长江风平浪静,我军万船齐发,直去对岸,不到二十四小时,三十万人民解放军即已突破敌阵,占领南岸广大地区,现正在向繁昌、铜陵、青阳、荻港、鲁港诸城进击中。人民解放军正以自己英雄式的战斗,坚决地执行毛主席朱总司令的命令。”气势何等磅礴!
两日后,人民解放军攻克南京,毛主席又亲自撰写了新华社报道稿《我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宣告灭亡》:“在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攻击之下,千余里国民党长江防线全线崩溃,南京国民党反动卖国政府已于昨日宣告灭亡。”
这一时期,毛主席还为新华社撰写了一系列新闻述评,更是扣人心弦、引领民情。早在1948年12月30日,三大战役刚刚结束,毛主席基于解放战争的辉煌战果,为新华社撰写了1949年新年献词《将革命进行到底》。文章一开头,首先用仅仅42个字的一个自然段,先声夺人,高度概括了人民解放战争的总体形势:“中国人民将要在伟大的解放战争中获得最后的胜利,这一点,现在,甚至我们的敌人也不怀疑了。”接着,毛主席有理有据地阐述了“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必然性、必要性和重要性,还深入浅出地用古代希腊的一则寓言——“农夫与蛇”,提醒中国人民绝不要怜惜“蛇一样的恶人”。向全国人民发出了“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号召。果然,像毛主席料定的那样,第二天,国民党的报刊、广播发出了蒋介石的元旦“求和”献词。毛主席见后,又亲自动笔于1月4日发表了评论《评战犯求和》。接着又根据蒋介石集团的舆论变化,连续发表了《四分五裂的反动派为什么还要空喊“全面和平”》《国民党反动派由“呼吁和平”变为呼吁战争》《评国民党对战争责任问题的几种答案》《南京政府向何处去》。于是乎,在战场和民心上都招架不住的蒋介石,不得不在北平宣布和平解放前一天“宣布下野引退”。
这个时期,新华广播电台还面向新解放或即将解放的城市做了大量针对性的报道,及时宣传共产党和解放军依靠人民群众,建立人民政权,实行民主制度,恢复和发展生产以及保护民族工商业,改善职工生活,救济灾民贫民等方面的政策。这些报道深深吸引了新区和蒋统区人民的关注。
从1947年10月10日播出《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起,新华广播电台就把“对国民党广播节目”改为“对蒋军广播节目”,加强了对蒋介石军队的政治攻势和分化瓦解工作。这个节目积极宣传《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中提出的对蒋军人员区别对待的方针,以及对放下武器的蒋军官兵一律不杀不辱、愿留者收容、愿去者遣送等政策,结合具体事例,进行反复、有说服力的宣传。节目还对起义、投诚和放下武器的蒋军官兵的生活情况进行报道,选播被俘人员的名单和一些他们写给家属、亲友或同事的书信。由于起义和放下武器人员的名单越来越多,电台开始广播尉校以上军官名单,后来只能限于将一级。电台广播里还公告他们的亲属,可以联系到解放区来探望。国统区的地下组织把被俘名单抄录下来,寄给他们的亲属。济南战役被活捉的国民党山东党政军总指挥官王耀武,通过电台发表谈话后,其家属就曾派人来山东解放区探望过。
新华广播电台对共产党政策主张的全面宣传,对根据地人民生活和民主建设的真实报道,以及对国民党腐败黑暗统治的无情揭露,不仅鼓舞了根据地军民的信心,也引起了蒋统区人民的共鸣。北平十几个青年集体写信说:“听了你们的播音就像在黑暗中找到了光明。”新华广播电台被国统区人民称为照亮黎明前黑暗的灯塔。

红色档案

王士光(1915- 2003),原名王光杰,天津人。1934年考入北京大学物理系,1935年又考入清华大学机电系无线电专业。1936年参加“一二·九”学生运动,加入“抗日民族先锋队”。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受党派遣在天津从事秘密电台工作,后到根据地,先后任冀察热辽军区无线电中队机务主任、晋察冀军区无线电大队教育股长、八路军前方总部通信材料股股长、晋冀鲁豫区通信处副处长、华北军区通信处副处长。北平解放后,任军委电信总局工业处副处长。全国解放后,任电信工业局副局长、局长,四机部副部长,电子工业部总工程师,科技委主任。


王士光在河北涉县办公室旧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