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40年·中国电信青海分公司奋进新时代系列报道(十五) 勇挑重担 传承高原传输人精神
梁廷 2018-11-14 人民邮电报

长途通信线路是通信网络的大动脉,这些大动脉将一个个中继站、终端站连接起来,将语音、文字、图像、视频等转化为脉冲或数字信号,从一个城市传输到另一个城市。改革开放40年,国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国防、民生、企业……各行各业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其中,还有中国电信长途传输线路这条大动脉的贡献。

上世纪70年代,原青海省邮电局设立线务总站,作为长途通信传输的职能部门。青海西部茫茫戈壁、南部广袤草原、东部绿色河湟谷地架起了一条条长途架空明线通信线路,将辽阔的青藏高原同祖国内地连接起来。几十年来,这些黑黝黝的电杆静静地守卫在通向青海各个地方的公路旁、山头上,默默地贡献巨大的能量。那个时候,建设一条长途通信线路,难度不亚于建设一条县级公路。电信人风餐露宿,肩挑背扛,将一根根木油杆立到山川、河谷,将一对对铜丝铁线架到杆头的线担上,开起载波传输电路。

建设告一段落,紧接着是维护。当时因为交通不便,采取的是分散维护的方式,几十公里设一个驻点,每个驻点配置一至两名线务员,建设者又变身为了线务员。当时,他们巡线的交通工具有自行车和马匹。有个故事,说有一名线务员骑马去巡线,上到杆顶去换隔电子,等换完下来后,发现马儿跑了,没办法,他步行几十公里回到驻点,看到马儿在驻点门口等他归来,那一刻,他又气又想笑……

前辈们说,他们不怕待的地方海拔高,条件差,唯有孤独寂寞是最难忍受的。到了80年代,线务员的交通工具有了质的飞跃,一辆幸福摩托车、一幅搭链是他们的标配。摩托车在当时还是新鲜玩意儿。行走在沙路上,比自行车省劲,但是也有想扔掉的时候,查障时需要步巡,这时它便成为累赘,遇到冰雪天也没马匹好使,最怕的是半路瘪胎或出故障,所以,大家多少都懂一些修理摩托车的技能,一般的故障不在话下。

当年实施包线维护,对通信畅通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有一项指标,是连续无障碍统计。吃苦耐劳的高原传输人,为了保障通信畅通,长年奔波在高原上,根本照顾不了家,一年半载不回家是常事。黄益朝,全国劳模,“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江苏高邮人,驻守在玛多县野牛沟线务点,其包区内连续32个月无障碍,这在明线时代是个奇迹。黄益朝虽然长着一张南方人的脸,但长年的高原生活使得皮糙肤黑,还学了一口流利的安多藏话。

90年代中期,光纤作为一种新的传输媒介,开始在青海通信领域出现,青海建设了省内西宁大通光缆、省际永西光缆,逐步由PDH代替载波传输,青海通信能力有了质的飞跨。1997年,为了解决西藏地区通信问题,中国电信启动了“兰西拉”光缆建设,这条由军民共建的现代通信大动脉,从兰州起,经西宁,到达拉萨,全长2600多公里。在当时机械化程度不高的情况下,仅靠人力用铁锹、十字镐一点点开挖出缆沟,在巍峨的昆仑山,中国电信的高原传输人与部队的官兵克服了强烈的高原反应,联合创造了光缆建设史上的奇迹,一年后,这条连接西藏地区内外的通信生命线建成投入运行。

从“兰西拉”光缆开始,青海公司进入了干线光缆发展的井喷阶段,先后建成了格尔木那曲光缆、兰州西宁光缆、西格乌光缆等多条省际一级干线光缆,同时建设了东环、南环、北环等多条省内二级干线光缆。传输设备也从PDH进化到SDH,再进化到波分,传输容量越来越大,如今的80×100G波分系统,一对光纤可传送海量数据。这些一、二级干线光缆,在祖国经济发展、边疆维稳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新的传输媒介,也需要新的维护模式,长线维护从明线过渡到光缆,维护体制、模式也发生很大的变化,原先分散在乡镇的线务点早已撤离,都实现了集中维护。老一代的线务员退休了,后来的线务员秉承了“团结开拓齐奋进,安于艰苦保通信”的高原传输人精神。

2010年4月14日玉树大地震发生后,玉树对外通信除了仅有的一部卫星电话外,全部中断。中国电信青海公司第一时间启动应急预案,组织各专业条线维护支撑队伍奔赴灾区,用最短的时间、最快的速度打通了玉树对外、外界对内的传输生命线。在多日的抢修中,应急队伍克服了高海拔、少吃缺住的环境,全力投入工作,真正诠释了“安于艰苦保通信”的高原传输人精神。2016年海西、格尔木地区连续强降雨,导致三家电信运营商的进藏光缆多处阻断,高原传输人又投入到紧张的抢险工作中,连续三天三夜不休息,加固被洪水毁损的线路,实施应急保护措施,抢通光缆。通信恢复后,大家拖着极度疲惫的身体和衣躺在机房内的瓷板上睡着了……

这几年,青海公司注重干线光缆立体化建设,地市、县一级建成了第二路由干线光缆,长途传输系统形成环路保护和第二路由保护,人防再加上技防,使得通信的质量和稳定性有了突飞猛进的提升。这两年,中国电信倾心打造现代智慧光网系统,高原传输人还借助先进的智慧光网运营平台,实现了光缆线路的IT化维护,他们将继续发扬高原传输人的精神,不负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