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邓晓辉:推翻阻碍数据挖掘的“三座大山”
叶曜坤 2017-03-16 人民邮电报
分享:

“现在很多应该向公众公开的信息没有公开,而很多不应该公开的私人信息却被用来牟利,数据安全、数据壁垒、数据孤岛问题非常突出。”312日,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通信服务青海公司总经理邓晓辉在接受《人民邮电》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数据安全问题尤其是个人信息安全问题亟须通过立法进行规范,数据壁垒和数据孤岛问题则需要政府下决心才能解决。他认为,数据是国家基础性战略资源,是21世纪的“钻石矿”。解决了数据安全、数据壁垒和数据孤岛问题,才会更好地发挥数据挖掘的潜力,更好地实现数据价值共享。

立法:捍卫个人信息安全

“我呼吁尽快出台《个人信息安全法》。如果没有专门针对个人数据信息安全的法律条文,就很难对相关违法犯罪行为实施精准打击。”邓晓辉表示,我国属于大陆法系国家,如果没有法律明文规定,对相关行为的界定容易出现于法无据的尴尬情况,罪责不清晰,罪行认定难,对违法人员或机构的量刑缺乏依据。“现在个人信息可以说无所不在,一些行业或单位对从业人员保护客户隐私信息缺乏约束机制,要实现追责,必须靠专门的法律。应当在涉及数据信息安全的领域尽快立法,以保障公共安全和个人安全。”邓晓辉认为,个人信息安全领域的立法应该优先出台,“只有在确保安全的前提条件下,相关大数据企业才能专注于数据挖掘,充分体现大数据的商业价值。”他进一步指出,在获取授权的情况下,个人数据完全可以通过数据清洗等技术手段实现“加密”,既隐藏涉及个人隐私的数据信息,确保个人信息安全,又能通过数据挖掘和大数据分析,实现数据的商业价值。

清障:让公共数据“阳光化”

“按理说,公共数据都应该开放,因为它是公共资源,而非某个部门独享的资源。”邓晓辉认为,公共数据不开放、不共享,影响了公众的知情权,对数据分析而言,就是一个不完全的样本,数据挖掘的价值大打折扣。“数据壁垒更多的是主观因素造成的,相当于人为竖了一道墙。别说公众难以获得那些应当公开的信息,就连部门与部门之间的数据壁垒都没有完全打通,还在各用各的信息,数据壁垒的情况很严重。”

“数据孤岛直接造成数据不集中的问题,同样会严重影响数据共享和数据精细挖掘,进而影响数据价值。”邓晓辉向记者表示,数据孤岛更多的是客观原因和历史原因造成的,“比如,以前按‘条条’纵向建了很多数据中心,资金来源于相关专业部门,建设标准自然依照‘条条’的标准,各自独立、自成体系,现在想要横向融合就非常困难。解决此类问题,还是要推广政务云服务,消除数据孤岛现象。”

除了客观原因造成的数据集中难之外,还有一些新问题在影响数据集中,比如,大数据中心建设无序的问题已经显现。“目前,不仅各省在搞大数据中心,连很多市、县也在建大数据中心,盲目建设的倾向已经出现。”邓晓辉认为,建设数据中心是必要的,但集中度要够。太集中可能涉及安全问题,但不集中一定会影响数据挖掘。

“国家对大数据的政策很明确,就是大力扶植,现在关键在于让政策真正落地。”邓晓辉表示,破除大数据产业发展羁绊,才能更好地体现数据的价值,消除数据壁垒、打通数据孤岛、确保数据安全,不能共享的数据就应该立法保护起来,该共享的数据就要向社会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