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难关头,通信保障显身手 唐山大地震40周年祭
尼阳尼雅·那丹珠(白玉芳) 2016-07-27 10
分享:

地震前的唐山邮电局大楼。

地震后的唐山邮电局大楼。

王河在长机室工作。

张肖山和同事们在郊外机务站载波机房工作。

王淑华在震后长途台接续长途电话。

沈阳长途台话务员李桂香在唐山抗震简易长途台接续长途电话。

上海市电报局抗震救灾通信队员在唐山机场。

上海邮电医院医生陈若春(左)在唐山开设的第二抗震医院。

40年前,河北唐山发生强烈大地震!当晚,唐山邮电局正值进行北京-石家庄、北京-沈阳长途电路的增音测试工作,唐山市邮电局值大夜班的话务员、报务员、机务员有许多人在岗位上以身殉职。如今,40年过去,一个崭新的唐山呈现在世人的面前,通信事业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这样一个日子,谨以此文,对唐山大地震中作出突出贡献的邮电人表达深深的敬意和无限的怀念。

1976年7月28日,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

1976年7月28日,一个令人震惊、举世瞩目的消息传遍世界: 

新华社1976年7月28日讯:我国河北省冀东地区的唐山、丰南一带,7月28日3时42分发生强烈地震。天津、北京市有较强震感,据我国地震台网测定,这次地震为7.5级……

此时,拥有通往北京、天津、沈阳和省内外长途电话电路103路,电报电路28路,市内步进制电话交换机2400门、主要通信设备347台,850杆公里长途通信线路的唐山市刚投入通信生产的四层邮电大楼以及长途通信楼、市话通信楼轰然倒塌,成为一片废墟!主要通信设备损毁291台,通信杆线倾斜、下沉、移位和断线、混线地段占70%。唐山长途电路全阻(全部中断)。电报、电话全部无法受理! 

在地震发生的危急时刻,唐山市、唐山地区、北京、天津市邮电局、电信局所有值守在通信岗位上的机务员、话务员全部坚守岗位,无一人避震脱岗。

在强烈的余震中,幸存的唐山电信人顾不上掩埋遇难的亲人遗体,顾不上幸存亲人的哭泣,自救互救的他们从一片片残垣断壁中走出,聚集到邮电局的废墟上。那是怎样的一副场景啊:副局长孙永印头上裹着绷带,周则兰副局长拄着木棍,还有市话科副科长徐振亚,顾不上相距仅200米的爱人和孩子,顾不得自己受了重伤,而是先组织人员去抢救值夜班的职工,当他看到爱人和孩子遇难后,忍着悲痛来到局里,与受伤的职工汇聚,他们都满怀着一个信念,灾难中的信息沟通是多么的重要,他们要在这废墟上抢修通信线路,迅速恢复通信!

当天清晨5点,廊坊地区邮电部门立刻组织线务员、机务员紧急出动,他们一路抢修石家庄经廊坊到唐山的长途线路。邢台、承德、秦皇岛、迁西、丰润等邮电局的抗震救灾通信队也都纷纷出发,沿途分段抢修长途电路。 

第一时间向电信总局报告信息

地震,来得那么突然和猛烈!

天津电信局机务站载波机务员王河当天值大夜班,他说:“7月28日那天晚上地震时,正值我们在进行北京至上海-北京-石家庄,北京-沈阳载波机的测试检修工作,这是一项重要通信任务前的最后准备工作。正在忙着的时候,突然一阵频率很低的声响后,整个机房都在剧烈的摇晃中,我们意识到地震了。这时,我们发现刚才还在与我们一起测试联系的唐山机务站没有声音了,怎么叫也没有回答,只有唐山郊外机务站的机务员在答应我们。我赶快测量线路,发现电路只能通到宁河,这是天津与唐山丰润县交界的地方。

我立即向电信处值班室报告:唐山发生地震了!

很快,我们就接到北京401机务站、天津邮电管理局电信处的电话,邮电部电信总局命令:为保证抗震救灾通信抢险,全线进入执行紧急通信任务状态,全体机务员坚守通信岗位待命!”

全国长途通信网进入紧急通信状态。在中南海电话局军政长途台此起彼伏的话务员应答声中,李先念、陈锡联、陈永贵、纪登奎、吴桂贤等国家领导人面色凝重地乘上轿车,紧急赶往紫光阁,中央政治局关于地震的会议紧急召开……

国务院领导下达紧急通信任务

强烈的地震中,到处一片漆黑。唐山邮电局长途机务二站载波机务员张肖山和同事们一起,在强烈的余震中立刻启动备用发电机,接通电源,给电路设备供电,电路一通,联络线里传来天津、北京、秦皇岛、沈阳等地机务站值班机务员在线上的呼叫。

大约5点钟,张肖山听到北京50机务站的一个女同志从联络线里呼叫唐山。张肖山汇报说:“唐山联系不上,我们这里所有的机器设备和人员都安全,可是通往唐山的电路全部中断了。那里的情况我们不了解。”

50机务站告知张肖山:“电信总局和国务院的领导都在这里,中央现在迫切需要了解唐山地震的情况,你们赶快派人去市里找一位领导到你们这里来汇报灾区的情况。在这非常时刻,电总命令这条电路任何单位一律不许占用,随时准备执行上级下达的通信任务。”

同时,郊外机务站分别接到电信总局、河北省邮电管理局领导下达的指令:“唐山大地震情况已经上报中央,在这非常时期,你们要尽快设法恢复通信!”

郊外机务站立刻派人骑上自行车直奔唐山而去。全站人员马上检查机线设备,发现唐山到外地的明线线路全部被震坏,只有郊外站和唐山市之间的地下对称电缆还是好的。如果唐山那边也没有被损坏的话,就有可能恢复一条长途电话线路。

大约8点钟,唐山局线务站冯站长带着一辆车从唐山来到机务站检查他管的电缆段。张肖山赶紧把他带到机房里,让他向北京汇报情况,冯站长流着眼泪说的第一句话是“唐山全平了!”

此时此刻,唐山抗震英雄李玉林和他的同事们也开着红色救护车一路奔波赶到了国务院接待站门口:

“我穿上了一件修车的破衣服,正想进去,一看,两手的血,那是地震时扒出一个邻居的孩子时,他母亲身上流出的。我在路边,用地上的雨水洗净了血迹,又抹了把脸,才往里走。

那时是早晨8点零6分。国务院接待站有位解放军首长,一听说是唐山来报警的,立刻进去打了电话。一会儿便出来,让我们登记。正在这时,唐山机场乘飞机来的两位空军同志也到了。”

当时,政治局关于大地震的紧急会议刚刚结束。

开通第一条中央至唐山指挥抗震救灾专线

在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国务院的部署下,中国人民解放军海陆空三军将士紧急出动,全力向唐山挺进!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各行各业的抗震救灾队伍紧急组建中! 

张肖山和冯站长带领机务员与线务员赶到了被震毁的邮电局,地委在这里搭起芦席棚,设立了抗震救灾指挥部。看到邮电局机务站来人,说现在急需通信联络,希望邮电局尽快把通信恢复起来。机务站和线务站的同志们冒着余震的危险,从倒塌的邮电大楼废墟钻到一层的电缆井里,用带去的磁石电话机,连通了地委与郊外站的第一部话机。这条线很快就成为唐山连接到北京的第一条长途电话线路。   

约10点钟,派出去寻找地委和市里领导的史俊海陪着地委书记许家信、武装部政委刘平一起乘着一辆吉普车来到郊外机务站。车振明、省委书记马力也来到这里,马书记是乘飞机到唐山机场又赶到郊外站来通过联络线向党中央汇报震情的。他们一到,就在电话里向中央领导同志详细汇报了唐山的地震情况,通过这一条线路,国务院领导用电话向唐山下达了抗震救灾的第一个命令。从这时开始,这一条线路成为中央指挥抗震救灾的专线。

7月28日下午3点钟,秦皇岛局支援的15门战备磁石交换机到达唐山市抗震救灾指挥部,人们立即投入了紧张的开通电路工作。震后由唐山市邮电局郊外机务站抢修出来的唯一的一条线路,立刻连接到北京长途台。

头上、腿上的伤口还没有包扎的唐山长途台话务员王淑华趔趄着坐在了战备小交换机前,她含着满眼的泪花,戴上耳机,拿起塞绳,插上了通往北京电路的塞孔,手握电键,轻轻地一震,电路里传来北京长途台话务员的应答声,这时,王淑华一直含在眼里的泪花滚滚而下,哽咽着发出了唐山长途台地震以后的第一声呼叫:“北京,我是唐山长途台……” 

在两地话务员姐妹的哽咽声中,这条长途电话线路立即直接连通中南海电话局军政长途台,这条长途电话线路传递着党中央抗震救灾的战斗号令,传递着党中央对唐山人民的深切关怀,传递着全国人民对唐山人民的深情厚谊;传递着唐山人民从废墟上站起来的坚强信念。

开通抗震抢险简易长途台

河北省、唐山市领导要求邮电局赶快想办法恢复长途电话通信。天津市电信局在自己局房震损216720平方米、市内电传电路中断63条,市话二、三分局交换机全部停止运转,42公里架空电缆被毁的情况下,立即紧急调运一套12路载波机、一台50门磁石式交换机,由市电信局电信处长李发济带队,电信处干事王永文、机务班长熊昌新、技术员王河、司机邓宝堂组成天津支援唐山通信队,于28日晚21点出发。23点到达唐山郊外站。立即按预定通信抢修方案抗震工作,郊外站安装对天津开出的12路载波机,唐山局的张肖山和王洪宝带着几个人到13公里以外的无人增音站去连接无人机,然后,再到唐山市里去安装小交换机。 

天津电信局负责紧急开通唐山机场-213(唐山郊外机务站)-天津-北京的长途线路。电路由天津电信局的载波机务员王河负责对接,分别是:人民大会堂、中南海、海军司令部、空军司令部、国家地震局、国务院、两位中央首长专线等12条电路。机务员一边装机,话务员一边试机一边接电话,忙到天亮,完成了全部装机工作,12条电路立刻忙碌起来。这时,人们才发现已经是连着工作整整36个小时了。

震后第二天,天津电信局又空运过来两台100门磁石交换机,用席子围起来,搭成临时机房。在唐山长话科话务员震亡42人,幸存者大多受伤的情况下,河北省邮电管理局紧急调邢台、秦皇岛、沧州、张家口、廊坊、香河的话务员赶往唐山。省市之间、地区之间的临时电路开通了。

邮电部部署全面重建唐山长途通信网

在邮电部电信总局的部署下,邮电系统全程全网紧急动员起来,一支支通信队昼夜兼程奔赴灾区!齐心协力,全程全网修复国家长途通信网的战斗全面展开:

北京电信局:100多人组成通信抢修队,乘13辆通信工程车,赶赴唐山。

河北省邮电管理局:地震当天12时,河北省邮电管理局派出的无线电技术人员张振庭、袁景富等人到达唐山机场,13时20分与石家庄无线电中心台联通,开始了省与唐山、丰南等地震灾区的无线电通信联系。地委指挥部从市武装部的废墟迁往机场,通过无线电台接受中央抗震救灾指挥部的命令,开始了地震后的救灾工作。

沈阳电信局:立即组织14人通信抢修队,由书记胡维成、局长闻述尧亲自带队赶赴唐山。他们飞车南下,急速行驶在沈阳开往唐山的公路上,是第一批到达唐山的通信抢修人员。一到灾区,立即架设电线杆,队员们还冒着生命危险到废墟里抢出通信设备,为河北省委和北京军区设在唐山机场的“前指”安装了电话。河北省政府抗震救灾的神经系统开始运转,开始指挥抗震救灾。地震第二天,又组织14人通信小分队,赶到唐山机场,9个小时就安装30门长途交换机2部、安装12路载波机1部、单路载波机4部,沟通了抗震救灾指挥部与中南海、人民大会堂、石家庄、沈阳、当地驻军等7处长途电话,从29日21点开始到30日凌晨,接通电话50多个。

上海市邮电管理局:7月30日上午,上海市电报局、上海市长途电话局、线务站组成五个专业抗震通信队:15瓦电台及机务人员、长途机线抢修队、市内电话抢修队、无线机线抢修队、车辆运输队共百余人,首批出发的是上海市电报局无线通信队40名队员,他们携带8套无线电通信设备于次日凌晨乘专机飞北京,在邮电部接受任务后,40名队员乘大客车连夜向唐山进发,分赴各县地震观测点,传送地震信息。上海市长途电话局28人、市话局8人、转运处2人,医务人员3名,炊事员2名和工程车4部及驾驶员8名,共51人,编成长途线务、长途机务、市话、后勤四个班,迅速架通唐山地委抗震指挥部到机场中央抗震指挥部3.2公里两对架空明线,开通唐山地委到北京中央指挥部、石家庄河北省指挥部以及到天津、昌黎通信干线12条载波电路。上海邮电医院得知唐山地震的消息后,迅速组建医疗小分队,在院总支副书记和医务科负责人的带领下,紧急赶赴唐山救治灾民。这是上海职工医院中第一批到达唐山的医疗队伍。

北京邮电学院:派出数百名学生紧急动身赶赴唐山,他们搭盖了大批简易房屋,供受灾职工住宿。

据有关统计资料显示,唐山大地震发生后,邮电部共组织了17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邮电管理局1700多名邮电职工,对口支援抗震救灾。其中,仅在唐山就有北京、上海、天津、辽宁、山东、山西、陕西、内蒙古等9个省、市、自治区和河北省8个地区及部属、省属邮电部门的支援队伍1200人,昼夜兼程,陆续赶赴唐山进行通信抢修。

唐山大地震中电信业的历史记忆

英勇的唐山邮电人,在废墟上设立了临时邮电局,全局职工与前来支援的各省市通信队伍一起,迅速抢通通信干线和各县的主要邮电通信线路,保证了中央和各级党委对抗震救灾工作的通信指挥。中央、国务院领导同志和中央抗震救灾指挥部对此表示满意,并多次提出表扬。8月初,唐山市全区县到支局和公社的线路,基本上恢复通话,唐山至地区各县的长途电话也已恢复通话。至8月底,安装各种通信设备64台,开通长途电路116条,安装市内临时人工磁石交换机11台,用户950门。到各县区的电报电路全部恢复。

1976年8月28日,中共河北省邮电管理局委员会、河北省邮电管理局向支持唐山抗震救灾的各邮电管理局统一发来感谢信:

“你们急灾区所急,帮灾区所需,组织抢修队伍,携带通信器材,由领导同志带领,迅速赶赴唐山灾区,夜以继日,抢修线路。在你们的大力支援下,在短短的时间内,使唐山灾区邮电通信迅速联通,为夺取抗震救灾的胜利起到了很大作用。”

这封感谢信所表达的,既是对各地邮电职工赶赴唐山抢修通信所做工作的肯定,也是电信网全程全网、电信同仁心心相连的一个历史记录。更是全国电信业互相支持、互相帮助,共同为保证人民群众生命和财产安全,全力以赴,不惜一切代价,保证通信畅通的一个重大的历史见证。

唐山人民对邮电系统职工在地震灾难来临时迅速恢复通信,为抗震救灾提供有力保障的业绩给予了高度评价:唐山市邮电系统评选出抗震英雄模范39人,丰南县出席抗震救灾表彰大会的有9人。邮电局郊外机务站被评为特别能战斗的英雄集体。张肖山被授予“硬骨头通信战士”称号,王淑华被授予“迎着困难上的铁姑娘”称号。

1977年8月4日,国务院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抗震救灾先进集体和个人表彰大会”,唐山市邮电局晁佩龙局长和郊外站张肖山代表唐山市邮电局出席。郊外站被河北省授予“抗震救灾先进集体”。在第二次全国邮电部门学大庆会议上,王淑华在会上代表全国邮电系统职工宣读了给党中央的致敬电,受到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