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种
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营业厅
网上营业厅 掌上营业厅
返回顶部
聚焦东盟最新数字化发展规划 东盟如何构筑数字包容性社会?
董宏伟 王琪 2021-09-03 人民邮电报

《东盟数字总体规划2025》(以下简称《规划2025》)旨在“以安全和变革性的数字服务、技术和生态系统为动力,使东盟成为一个领先的数字化社区和经济体”。对于《规划2025》的第八项预期行动(以下简称“数字包容性社会行动”)而言,上述宗旨集中体现为“一个数字包容性社会”的成功构建。

数字包容性社会行动是《规划2025》的最后一项预期行动,它与第二项预期行动“基础设施行动”联系极为密切,但二者侧重点大不相同。数字包容性社会行动着眼于数字技术与社会的交互影响,而基础设施行动则着眼于数字技术本身。

《规划2025》语境下的“数字包容性社会”

数字包容这一概念最早可以追溯至2000年7月22日。当天八国首脑发布了《全球信息社会冲绳宪章》,其中提出信息社会的包容原则,即“任何人、任何地方都应该参与并受益于信息社会,任何人不应该被排除在外”。而“数字包容”第一次被提出是在美国统计局2000年10月发布的互联网发展报告《网络的落伍者:走向数字包容》内,该报告用数字包容替换此前四次系列报告中的数字鸿沟,并没有明确界定数字包容,只是作为前些年数字鸿沟不断扩大的反向趋势而提出来的,表现在家庭互联网和电脑的普及率、个人互联网和电脑的普及率、残障人士的互联网和电脑的利用状况。

此后若干年中,不同学者分别从不同角度对“数字包容”这一概念进行了解读。有学者强调数字技术的更新、普及与使用;有学者强调对弱势群体的关注与帮助;有学者强调对社会壁垒的突破;有学者直接利用数字鸿沟概念,认为数字包容是弥合数字鸿沟的过程,是一个动态概念。

《规划2025》并没有为“数字包容”下一个明确定义。但是其总结了数字包容的四项障碍。从中,我们可以窥见东盟对于一个“数字包容性社会”的预期。

一是数字服务的便利性,这在弱势群体中体现得最为明显,例如残疾人、老年人。

二是可负担性。东盟认为上网的成本对于数字包容性社会而言,是一个很大的障碍,可能会将收入较低的人排除在外。

三是动机。一些非网络用户或许认为使用数字技术没有任何好处,或因畏惧网络风险而没有使用数字服务的动机。

四是技能。非网络用户或许会因缺少数字技能而被排除在数字服务市场之外。

从上述四项障碍来看,《规划2025》语境下的“数字包容性社会”需要从以下两个方面进行构建:一方面,数字服务的门槛应当不断降低,以接纳社会边缘群体;另一方面,公民的开放度与数字技能不断提高,以适应与接受数字服务。

扫除数字包容的四大障碍

既然明确了“数字包容性社会”的四大障碍,明确了构建“数字包容性社会”的两大路径,《规划2025》应当在数字包容性社会行动项下采取的子行动就十分明确了。

首先,降低上网的可访问性门槛。其核心是促进无障碍访问服务的创建、部署和应用。东盟可进行无障碍访问技术的研究,并在东盟成员国内制定无障碍政府服务行业守则。《规划2025》认为,虽然政府不能强迫私人提供的服务都能无障碍访问,但一个公开的可访问行业守则能够帮助企业了解需要如何做才能使其产品和软件可无障碍访问。

其次,减少上网负担能力方面的障碍。对于东盟境内许多公民来说,上网仍然是遥不可及的。政策可以帮助确保在农村地区也能获得社区互联网服务,并确保低收入者也能够从数字服务中受益。《规划2025》还计划建立乡村互联网中心并向全球发展机构筹集资金,并制定政策让连接宽带的计算机进入学校和社区中心。

最后,确保公民和企业拥有使用数字服务的技能和动力。为此,东盟促进数字包容的资源中心可以通过提供易于获取工具包和教授基本数字技能的资源,帮助东盟成员国克服技能和动机障碍。学校、社区中心和慈善组织可以利用这些工具来帮助用户学习这些技能并克服动力障碍。另外,在提升数字技能方面,数字包容性社会行动还特别强调培养公民与企业在数字金融服务等高专业性数字服务方面的数字素养。

数字包容的衡量尺度

由于数字包容本身是一个相对概念,因此,在多大的范围内衡量“均与不均”将影响对“包容与否”的判断。如在4G覆盖率为100%的新加坡,数字包容程度应当很高;而在4G覆盖率仅为43%的老挝,数字包容程度应当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同样,当我们以东盟为尺度,东盟各国在数字服务使用方面存在的显著差异或许会使数字包容性社会成为一个长期目标。但当我们以世界为尺度,东盟与日本、美国等数字服务发达国家的数字鸿沟或许又会成为长期目标外的另一个长期目标。

《规划2025》所选择的数字包容概念,是以东盟为衡量尺度的,即其现阶段所关注的仅仅是东盟各国之间的数字服务发展差距。或许东盟所制定的下一个规划,就应当在世界范围内衡量数字包容程度。因为毕竟任何规划都是面向未来的。

(注:作者单位分别为国家计算机网络应急技术处理协调中心江苏分中心和东南大学法学院)